與家同行十三載
 
劉偉強、陳淑華
香港家庭更新協會檢定帶領夫婦
 
劉:我與師母都是平凡人,沒有什麼轟烈烈的愛情故事,也非性格巨星,可以經常擦出火花。我天性自信,不覺得自己的婚姻有什麼問題。所以起初也不覺得需要參加「恩愛夫婦營」。作為牧者,只有一個理由讓我去考慮報名參加夫婦營──為羊群尋覓草原的心態。我深信牧羊人叫飯不叫草,只有羊群才需要叫草!
 
陳:還記得1997年,我兩個孩子仍在小學階段,親子教育是我渴望學習的地方。有一天偉強帶回來一份單張,上面的講員有竹君師母的名字,《愛的雕琢》的作者,雖然只是一個婚姻課程的聚會,不是我所期望的題目,但因為這本親子教育的書給我很多領受,我慕名因此報名參加,開始了與「家新」第一次的接觸。
 
劉:「恩愛夫婦營」令我震撼的是可以親眼看見很多平日流血不流淚的男子漢,可以不惜將自己生命暗處敞開,公開表達歉意與愛意,原來生命可以這麼釋放的。在我的羊群得著釋放前,牧羊人先要得著釋放,提醒我一個很基本生命影響生命的道理,牧羊人不單單做一個尋覓草原的買辦,自己還要做一隻乳牛,先叫草以至有奶可以供應別人。
 
陳:我們在1997年參加完夫婦營,隨即接受帶領夫婦訓練,成為「家新」義工,起初每年帶兩三次營會。開心的是與一班同心合意的義工,帶著笑臉一同工作、一同耍樂、彼此連結、互相支持,在人生旅途中多了一群堂會以外的摯友。
 
劉:以往每次帶領營會都是戰戰競競的,擦出火花是必然的事。每次也精疲力盡,何解仍然不間斷的定期重蹈火海呢?因為每次都有屬靈爭戰的體驗,起初淑華和我經常會為預備的步伐不一致、事前排練要求的分歧、負責項目出鏡比例不同等經常面對試練,有時甚至到入營那天早上還不知就裏,互有衝撞,所以那一刻屬靈的敏銳力特別高,特別警醒禱告。
 
陳:雖然每次營會都是一個濃縮的付出,但也是一個豐富的學習機會,從別人的故事,我學會聰明一點,學會更加曉得與配偶相處,少犯錯就近乎不錯。這多年來,它使我與偉強的關係與日俱增,我沒有受過專業的輔導訓練,但那些累積的個案故事成為我幫助弟兄姊妹的參考。
 
劉:這個事奉是一個教學相長的學習,以往我沒有刻意講好聽的說話,沒有送小禮物的習慣,沒有定期為配偶製造驚喜,因為要示範,首先自己要有功課交,有見證才有說服力,這一點點交功課的做法就成為了生命的一部分。
 
陳:我們需要營造一個刻意的環境去重溫拍拖的光景,這正是三日兩夜的「恩愛夫婦營」設計的目的。這十多年裏,我們用了這個課程不下廿多次,大致同一樣的流程,但每次我看見聖靈在工作,每次匯聚了不同的夫婦,背後帶來不同的故事,我們帶過不同背景的組別,有教牧同工、有非常專業的人士,也有基層非信徒,但他們的問題在本質上大致是相同的,人要從自我利己的婚姻世界中被釋放出來去學習愛對方,接納對方。那些從來沒有對太太講過「我愛妳」、「對不起」的大男人,能在眾目睽睽之下哭著向太太表白;那些平日只會怪責丈夫的妻子,也變得懂得欣賞丈夫的太太,我看見福音的大能將自我中心的人改變過來,把怪責變成欣賞,埋怨變為體諒,瀕臨破裂的關係也有重建的機會,在他們中間,我能成為不同關係復和的見證人而感到榮幸!
 
劉:直到如今,縱然教會內部事工繁忙,我們每年仍然保持至少一次帶領「家新」營會,因為這套課程是一個「極速」的門徒訓練。前幾個月他們可能是我的學員營友,幾個月後可能在同一個營會裏一齊的帶領夫婦,再過多幾個月他們可能按他們的負擔被邀請在領導層裏帶領我一齊發展「家新」事工。沒有一套門訓可以這麼快產生接班人,世上沒有一種門訓可以這麼短期內幫助人超越自己,神揀選一些平凡的你去引進更多不平凡的人加入事奉,唯有「家新」可以做得到,聖靈的工作與揀選是人無法估計。我看見家庭事工是一個廣大的市場,一個普世追求的需要價值,如果給世人選擇信耶穌得永生抑或信耶穌得幸福家庭,我相信佔99.9%的人會選擇後者。「家新」事工可以成為讓人經歷神恩典的管道,也是我持定要服事的方向,我想若神許可,當師母與我七老八十時,仍然樂意在他們中間敞開心講真話,示範親嘴擁抱、存款欣賞,享受聖靈在群體中激起生動的爆炸力!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