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人舞芭蕾•狐步•探戈


Reagan & Echo◆家新檢定合格帶領夫婦
 

第一幕虛幻的芭蕾


「因為我的百姓做了兩件惡事,就是離棄我這活水的泉源,為自己鑿出池子,是破裂不能存水的池子。」(耶2:13)


1991年,兩個充滿了幻想的年輕人,衝破了一切的阻力和捆綁,義無反顧地投入到婚姻之中。雖然一無所有,但求純潔脫俗;即便千難萬苦,也要同舟共渡;只要有深愛基礎,定能芭蕾共舞!
 

戀愛的時候,我發自內心地認為:只要兩個人真心相愛,喝西北風都能活下去!愛就是愛,跟金錢、地位、職業等等毫無關係!我們連對方的家庭是怎樣的、兄弟姐妹幾個都不問,以為戀愛、結婚只是兩個人的事,與他人無關。


婚後的柴米油鹽讓我們很快領悟到現實的殘酷。處事爲人、未來設想、情緒處理,甚至吃飯喝水發出的聲響,都成為我們衝突的誘因。在天昏地暗、頭破血流的時候,我們心想,可能是這個舞臺太坑窪不平了,羈絆了我們的舞步,再找個光滑的舞臺吧。
 

我辭職下海,來到南方摸爬滾打;她在後方含辛茹苦,一邊撫育孩子,一邊備考。我生意上小有成就,她如願考上研究生,我們一起在南方重新搭建了婚姻的舞臺。我們以為,只要自己努力,就可以改變命運的捆綁和掣肘。


順理成章的劇情應該是:苦盡甘來,從此過上了幸福的生活!在外人的眼裡,我們的確是令人羡慕的「神仙眷侶」。可事實卻是,以前因爲物理距離,我們暫停了對彼此的不滿,用想像塑造和思念對方的好。現在在一起了,有充分的時間和精力好好地吵。吵的主題是:「你愛我嗎?你怎麼證明你愛我?你不愛我!」
 

近距離的相處,讓我們完全暴露在對方的顯微鏡下,團聚的幸福還沒有充分感受到,就陷入了無休止的爭吵中,對婚姻從盼望跌入了失望,對於她在「愛」還是「不愛」的問題上的追究我一笑而過,對於孩子的教育我聽之任之,而她對錢財的蔑視讓我連賺錢都毫無動力!我困惑著:怎麼當年不顧一切嫁給我的超凡脫俗的仙女變成了現在這個蠻不講理的村姑?是不是她給我穿了雙鐵的芭蕾鞋,才讓我鑽心疼痛舞步踉蹌錯失蹁躚?


在精神世界裡,我們是兩個陌生人。我們都承認對方不是壞人,甚至還是很好的人:善良、溫和、真誠,在各自的朋友圈有著很好的口碑。沒有根本矛盾,沒有重大問題,可就是爭吵不休。想關係變好,卻無從下手。心痛得無所適從,彼此都了無生趣。兩個因愛而衝破重重阻力、經歷各樣困苦走到一起的人,卻幾乎從來沒有幸福過!原因究竟是什麼呢?我們反復思量,最後的答案竟如此俗套:原來咱們性格不合!


2003年,她信主了!我想起了同為基督徒的媽媽的順服、忍耐和包容,心裡有了些許的盼望。她要換鞋了,她也受不了鐵鞋的折磨了!既然我沒有多少文化的母親都可以活出受人敬重的樣式,我豈不也能享受一下基督的溫柔之光?
 

奈何美夢沒有成真。她一如既往,我潰敗倉皇;她哭鬧自虐,我暗自神傷;她義憤填膺,我橫眉冷對;她步步緊逼,我工作為退。兩個相親相愛的人,卻纏繞成了剪不斷理還亂的亂麻團。
 

我是要換鞋……還是要換舞伴?


信主後我並沒有真正的信心,也沒有對神順服。當看到聖經裡「你必戀慕你丈夫;你丈夫必管轄你」、「你們做妻子的,當順服自己的丈夫」時,我心想,這個神也太不公平了!憑什麼我要順服他?!沒有人能夠用權威、規則來要求我順服,除非他以自己的人格魅力贏得我心甘情願的敬服!信主三年,我與神的關係、丈夫的關係,重複著小時候與爸爸的關係模式:橫眉冷對、堅強不屈!


第二幕 謹慎的狐步


「你們作丈夫的,也要按情理和妻子同住,因她比你軟弱」(彼前3:7)


2006年,我被「騙」到了恩愛夫妻營。我外表的堅硬和抵抗沒有阻礙神的話語進入我的耳朵,特別是當我看到妻子莫名其妙的淚水,感受到她的溫順柔軟,也聽到她對我的由衷讚賞的時候。看到帶領夫婦的生命,我明白了我們的問題。我從營會中自己組建的「反基督聯盟」中第一個「叛變」,舉手決志!目的只有一個,要把我們的婚姻關係搞好,過上幸福的生活。不要絕美的芭蕾,簡單的狐步就好,輕歌曼舞,你進我退;即使磕磕碰碰,你踩我踏,但手始終還牽在一起,我還摟著你的腰,你還搭著我的肩。


我已經很久不流淚了,內心如一片荒野,乾裂的泥土上,寸草不生。營會第一天我就哭濕了一堆紙巾。我再次聽到神說:「你們做妻子的,當順服自己的丈夫,如同順服主;你們做丈夫的,當愛自己的妻子,如同愛自己的身子一樣。」多麼美妙!我們依然平等,但是有秩序,這樣的生命才是柔軟的,生活才是美好的!我一直追求「平等」,原來是失了秩序,以至於讓我們的關係變得僵硬、扭曲!


流不完的眼淚的背後,是滿足的喜樂和憧憬,那黑暗墳墓裡的婚姻真的可以被耶穌基督喚醒。帶領夫婦的角色更深深地吸引我,這是一個拯救婚姻、拯救生命的崗位,我願意投入其中!2008年,我40歲生日的時候,清晰地聽到了神的呼召,神不僅僅提醒我對家新的回應,更用鷹的重生來呼召下半場的嶄新人生。可我想像的是自由搖擺的狐步,對偶爾服侍的滿足驕傲,對自身價值的追求於是我們輕易地一連串的旋轉,雖然在家新的事工中,卻遊蕩在神的呼召外!


我們的關係得到根本的扭轉,整個家庭得到祝福。我們相信:婚姻絕不是愛情的墳墓,反而隨著時間歷久彌新,愈發醇香甘甜。我們還會吵架,以前吵架後萬念俱灰,現在吵架後能很快認識到自己的錯誤,並且還會把吵架作為上課的資源,一起探討這次吵架可以用在課程的哪個地方。神祝福我們的婚姻,也借著我們祝福其他夫婦。


一切看上去都很好。不知不覺,8年過去了。


第三幕 奔放的探戈


「有人攻勝孤身一人,若有二人便能敵擋他;三股合成的繩子不容易折斷。」(傳4:12


2015年,爲身體著想,妻子終於離開了工作16年的大學,和我一樣成爲自由職業者。我們開心地制定自己的計劃,盡情地呼吸自由的空氣。我們願意更多地服侍家新,以「高尚」的義工的身份,不受任何制度的約束和管理。我要舒展我的人生,享受我的婚姻,來一段自由奔放的探戈吧!
 

神是守約的,我忘了的祂不會忘。神借著各樣的環境把祂的話語放在我的面前:「我實實在在地告訴你,你年少的時候,自己束上帶子,隨意往來;但年老的時候,你要伸出手來,別人要把你束上,帶你到不願意的地方。」(約21:18)2016年,在和妻子反復禱告斟酌後,我們回應了神的呼召,全職委身在家新,雖然遲了8年,但我們相信神有祂的恩典和祝福。
 

可理想中的探戈卻有點像跆拳道了。妻子不願意放棄她的事業,希望持續在教育和親子關係領域發展。我雖然看到這方面事工的果效和影響力,但更多地想到「男人是女人的頭」的訓誨,想到不能搭配一起服侍的不良影響,想到別人的看法、我的面子。即使在諮詢會長後得到「配偶沒有義務全時間服侍家新」這樣肯定的答覆,也不能釋懷,甚至對她嘲諷、消極抵抗。過去可以忽略的、容讓的、包涵的,現在全方位地暴露在我們尖銳的對立中。我們的關係好像到了參加夫妻營之後的最低谷。這讓我惶恐不安,愈發懷疑神的帶領和自己的選擇。


在服事上,我們的負擔很確定是家庭除了婚姻關係,就是親子關係。我的本業是教育,神又賜給我們一個特別的女兒,讓我必須行走在教育這條路上。所以,一方面我支持丈夫全職,一方面又說明:「我會有一部分精力放在教育上。」當他責備我不肯全力支持他時,我對他的「好面子」、「別人怎麼看」嗤之以鼻,義正言辭地表達:「我向神交帳不是向人交帳!」我又回到了以前的處事方式中:你不接納我,我就橫眉冷對、堅定不移!
 

2016年,我們共帶了17屆營會,但是我們的關係卻跌入十年來的最低。家新的哲學是「關係重於事工」。沒有關係的服侍,令我極度沮喪、灰心。


漸漸地我認識到,當我們更深地參與服事,我們生命中最幽暗的東西就被翻動出來,也把我們夫妻更深的差異翻動出來,要我們去面對。我開始思想,我支持他全職的目的是什麼?不是為了事工,是為了他生命的成長。神呼召我們的目的是什麼?不是為了事工,是為了我們生命的成長。神不看我們做了什麼,而是看我們是否活出他生命的樣式。
 

在參與夫婦進深營(MER2)的帶領中,更是感覺到,神給我們的配偶,不是完全的,不是最好的,卻是最合適的;不是讓我們單單享受婚姻的甜蜜,乃是在彼此的差異中操練我們的生命品格。而建造生命品格最好的禾場,不是事工,正是夫妻關係。


神的計劃高深莫測,祂知道我們的軟弱和殘破,借著全職服侍,我們更多地投入了夫婦進深營(MER2)的學習和帶領,知道我們要有彩蝶的生命,必須一起和主建立緊密的連結。通過帶領夫婦訓練(LCT)的帶領,我們更清楚地看到婚姻的目的不是追求地上的短暫幸福,而是通過婚姻陶造活像耶穌基督的永恆生命。我們的不同是互相的磨礪、彼此的雕琢。探戈雖然激烈,但透著和諧;貌似大開大合,實則收放自如;即便收腹送胯,卻無輕佻之心,總含深情之意;昂首挺胸,目視一方,堅定踏步,正是夫妻一同向著標杆直奔的生動詮釋。


目前,我們又進入一個平靜期。他接納我繼續做教育,我體會到他肩負的事工之不易,反思自己因為賭氣而沒有給他盡心的支持所帶來的困擾。我們享受婚姻關係的甜美,但更美好的是神藉著婚姻關係陶造我們生命品格的盼望!


感謝主,我雖然不好,卻蒙神的憐憫、慈愛和啟示。無論在哪個階段,我都深深知道,是主的手牽著我們翩翩起舞,為要得著更豐盛的生命!當我試著放棄自己所謂的權利的時候,反而更能理解妻子的感受和需求;當我不在乎自己面子的時候,她反而主動顧及我的面子;當我不作要求的時候,她會自覺地減少她的工作時間來適應我的計劃。我們再一次恢復了愛的氛圍,爭吵不多了,服侍也更順暢了。
 

親愛的,謝謝你陪伴我的每一個舞步,和我一起與神共舞!

 

(本文刊於家新季刊72期《探戈——夫妻相處的藝術》之專題見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