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來跳這支舞


戴惠嬋姑娘香港基督教宣道會北角堂家庭服務中心資深家庭婚姻治療輔導員

 


一對快四十歲的夫婦來尋求婚姻輔導,因為丈夫最近發現太太和上司過從甚密,甚至可能超越了界線,悲憤糾結之下丈夫恨不得馬上離婚,太太也羞愧得想離家出走,但礙於子女還小,需要母親的照顧與關愛,雙方都只好強忍著傷痛來維繫這段傷痕累累的破碎關係!他們尋求婚姻輔導的目的,是希望輔導員能教他們如何跳一支表面看似平和,但內裡卻不用接觸的舞!
 

細聽他們的哭訴,慢慢了解到他們為何會走到這個地步了!他們都是在教會成長及認識,丈夫被教導要做婚姻及家庭的「頭」,加上他在家裡是老大,所以很自然地擔起了大當家的角色,事無大小都歸他管理;而太太則被教導要對丈夫一味地順服,加上她是家裡最年幼的,所以也很自然地扮演著「跟從者」的角色。他們都認為只要固定在這種互動模式裡,便能造就出一個有強健帶領風範的丈夫,及培育出一位賢良淑德的太太來。他們更相信這種「一強一弱」的互動模式,可以平衡婚姻關係,並維持一個平和(其實只是表面)的狀態!
 

在輔導室裡常常看到很多「佳偶」在經年累月地跳著這樣的舞,他們沒留意到「長久固定」地跳這種舞步時,會使婚姻關係漸漸出現很大的傾斜,越來越失衡──強者愈強,弱者愈弱!在不知不覺中,他們變成了「怨偶」!
 

美國精神科醫生梅利•博域(Murray Bowen)創立博域家庭系統理論(Bowen Family SystemsTheory)他提出每個人的情緒功能都與其他人互相緊扣並相互影響。他稱這種「長久固定」的「一強一弱」的互動模式為「交互式功能失調」 (Reciprocal Dysfunctioning):夫婦透過其中一方「功能失調或減退」來處理關係中的緊張和焦慮。配偶一方成為「功能過高的(over-functional)照顧者」:負責控制大局,承擔家庭的主要責任,照顧另一配偶為對方犧牲;而另一方則成為「功能過低的(under-functional)放棄者」:放棄自己的責任,越來越聽從配偶的決定和指導,越發表現出弱小和無助的形態。
 

這種「一強一弱」的互動模式有其適應性和功能性。若配偶短期互相讓步或遷是可以接受的,對婚姻也沒有破壞力。然而,若這樣經年累月地互動,會使這些「佳偶」強制地埋藏或抑壓著不少的負面情緒,夫婦二人其實都各有痛苦。作為「照顧者」的配偶慢慢會感到被困、疲累、苦澀、怨憤、被利用和不被欣賞,被責任壓得透不氣來,也被限制追求自己的人生目標;作為「放棄者」的配偶則感到被壓迫、支配和操控,最終不能再容忍這種情況,不是感情出走 (如上述個案中的太太),便是情緒或身體出現問題!而這種所謂的相互平衡的狀態便會崩潰!(註1)


婚姻關係若出現以上的模式,表面上看來好像只是一個太強一個太弱而已,只要互相調整一下便可以了。互相調整當然可以令緊張的關係暫時得以舒緩,但事實上太強的「功能過高者」或太弱的「功能過低者」,同樣都很難作出長期的調整。原因到底在哪裡?
 

博域醫生指出每一個個體或系統都被兩種互相抗衡的生命力(life forces)所支配:「連結性驅力」及「個別性驅力」(Togetherness-individuality forces)。「連結性驅力」推動我們尋求別人支持、同意、關愛、親近;同時亦會被「個別性驅力」推使我們努力保持自己的獨特性、原則及發展自己的空間。這兩種推動力時常在互相抗衡,若夫婦雙方各自都能平衡這兩種生命驅力,那麼他們的婚姻關係便能發揮最大功能。
 

個人或婚姻系統在情緒安舒的狀態下,這種生命驅力較易友善合作;但在情緒焦慮的狀態下,驅使連結的力量會增強,過程中,每位成員都容易傾向期望自己和別人在思想上、行動上和感受上相似。若焦慮情緒不妥善處理,讓它繼續高漲的話,驅使連結的力量便會持續增強,這會導致與人關係糾纏不清和情緒融合的狀態(fusion)出現,彼此情緒上互相牽引著、操控著和依賴著對方。(註2)


聖經創世記裡有一對夫婦就是這種典型「交互式功能失調」夫婦──亞伯蘭跟撒萊。撒萊在高度焦慮下扮演了「功能過高的照顧者」,要亞伯蘭與她的婢女夏甲同房(創16:2),為要完成神對亞伯蘭有親生兒子的祝福對應撒萊,亞伯蘭扮演了「功能過低的放棄者」:在生養子女上,他完全放棄主見,更放棄堅信上帝的應許,盲目地附和了撒萊的決定(創16:4),之後也帶來兩個兒子及其後代不斷的紛爭!
 

故此,夫妻雙方若能管理、調整好個人的焦慮,自然能良性地影響到配偶的情緒反應,就像跳探戈舞一樣自如地有時放開,有時拉近,在「連結性驅力」及「個別性驅力」上取得平衡聖經有多處地方提到「彼此」及「互相」——「彼此相愛(約13:4)」、「互相寬容(弗4:2)」、「彼此順服(弗5:21)」、彼此敬重(弗5:33,彼前3:7),提醒我們在婚姻中夫妻雙方都要擔當責任。當願意如此實踐後,便會看到整支婚姻之舞都跳上舒適輕盈的步伐了!

 

註1:國際社家庭學院 ISS Family Institute. International Social Service Hong Kong Branch–www.isshk.org博域家庭系統理論。

註2:Bowen, M. (1978). Family therapy in clinical practice. New York: J. Aronson.p 277.

(本文刊於家新季刊72期《探戈——夫妻相處的藝術》之家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