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裡的空間問題

——周天駇專訪
 

受訪:周天駇◆澳洲人際基建總監、澳洲家新輔導員

訪談/文字整理:美心
 


編:對於很多婚姻關係中一方比較高需求(demanding),另一方比較疏離的情況,從輔導角度您有什麼建議呢?

周:高需求可指常纏著對方,或經常要求對方按照他的方式做事,或兩者皆有。形成這種關係的原因有三方面:

第一,各自原生家庭的影響。若與原生家庭的關係較親密,就會期望在婚姻裡也同樣親密;若與原生家庭關係較疏離,就不易有親密的相交。另外就是原生家庭處事的彈性,彈性高的家庭能容納彼此的不同,彈性低的家庭則要求對方配合自己。

第二,個性差異。有些人比較隨意、慢熱;有些人組織能力強、行動快,就會覺得較隨意那方好像什麽都不重視。

第三,一個追,一個逃。過去處理分歧的經驗造成一方心理上裡有些壓抑,於是退縮;另一方看對方他退縮就更加追緊逼,逃的一方則更加退縮,形成不平衡的關係。

處理的方法有以下三點:

第一,增進雙方的了解。鼓勵較抽離那方說出內心真實的感受,較高需求那方才會意識到自己的做法會讓對方不舒服;同樣高需求那方因為經常得不到積極的回應,也要說出自己的挫折感和原因,讓較抽離那方知道。

第二,學習在有分歧時心平氣和地討論。包約翰(John Powell)在他的書《為甚麼我不敢愛》裡說過:「持相反的意見,本身並不會構成愛的阻礙。只有在一方或雙方在情緒上受到壓迫的時候,愛才有危險。」 較高需求那方會覺得「婚姻就應該是這樣的」,但卻令對方有壓迫感。可轉換一下表達方式,只談自己的感受,不說對方的不是。例如:「上次我做了一些事,你當時有怎樣的反應,我有不被尊重的感覺;這只是我的感受,並非我對你錯。不知道你的看法如何?」在沒有壓迫感下,較疏離那方就較願意分享他的想法。

最後,多考慮對方的需要。因爲人都自我中心,只想對方滿足自己,但說到底婚姻其實是不斷學習付出與捨己的一個過程。

編:「付出」和「捨己」是否等於「沒有了自我」?現今社會甚至出現「婚後分居」或「在一起卻分開住」(Living Apart Together)、結了婚仍各自跟父母同住,說是想多點私人空間或實現自我。這些情況可以怎樣引導他們呢?

周:不錯,有時候會聽到有人說:「付出、捨己,豈不是沒有了自我?」談戀愛時其實人都是先考慮自己。人海茫茫中選擇這個人,就是因爲他有些方面可以滿足到我的需要。但此心態應該漸漸轉換,開始想到生活中不只是我自己,還要考慮對方的需要,要學習不斷付出,不斷遷就。所以婚姻是由自我為開始,但慢慢應以對方為目標。其實人是在付出的過程中活出自己的。比如,媽媽為了出生的孩子犧牲睡眠時間,甚至連輕鬆一下的時間都沒有,把時間、精力全都奉獻給孩子;在這過程中她是不是沒有自己了呢?不是。她正是在不斷的付出中,很充實地活出媽媽的角色來了。

「流淚撒種的,必歡呼收割。」(詩126:5)看來像是捨棄,其實最終是得著。正如耶穌的生命,祂不斷服侍人、治病、趕鬼、傳福音,連睡覺枕頭的地方都沒有,最後甚至連性命都付上。以人的眼光看,祂什麽都沒有。但是兩千多年後的今天,千千萬萬的人跟隨祂。就像一根蠟燭,不用沒有任何意義,只是擺設;但如果把它點燃,雖然會痛苦,但也就完成它的使命,發出光和熱來。

另外,二人成爲一體,是不是都要一樣呢?「一體」不等同於「一樣」,孔子說:「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意思是有教養的人可以和平相處,雖然大家有所不同;修養不夠的人堅持大家都要一樣,反而不能和平共處。這是我們值得去思考的。每個人的偏好都不同,例如丈夫喜歡玩音響、攝影等,只要不太過分,就給對方一些空間;避免小事變大,「敗家子」、「賺錢不見你賺得多,花錢就會」這些批評更不能說出口。

編:日本也有「卒婚」(老年夫婦聲稱仍然相愛,但「分開居住」去實現各自的夢想);各地成熟婚姻離婚比例也在上升,對這些現象,你有什麼見解?

周:結婚最初的動機較簡單,有個伴、性需要、建立家庭、生養孩子等。但當這些需求開始變化,孩子長大、性需要減弱、與對方一起經營這個家的需要降低,加上與配偶相處長期不愉快等,就會令人重新審視他的婚姻。以往一起賺錢養家、養育子女,為共同目標付出得都很理所當然;但當目標消失後,就變成不太需要對方配合,多了選擇空間,個人需求就冒升,加上過去長期積累而未處理的矛盾衝突、壓抑很久的負面情緒或需求,最終可能各自尋求空間,甚至尋求離婚。

幾年前澳洲有個統計:過去25年,離婚的總數有一些上升,而其中結婚年期較短的離婚數字並沒有太大變化,反而結婚20年左右的離婚數字增加了,而且多數由女性提出離婚的數字明顯增加。可見子女成年后,可能是婚姻另一次危機。

有些人沒有離婚但分居,各自追尋夢想,可能是以前有很多因素限制,沒有條件作這個選擇,女性相對也比較依靠男性;但現在男女都不一定需要依靠對方生活,子女長大了,太太也可以再出去工作,經濟上也不需要依靠丈夫。當生活的基本需要滿足後,精神層面的需要就更被重視。、

編:幾年前一篇您的專訪《離別最傷情》(《號角月報(澳洲版)》),提到您跟妻兒也有一段不得不暫時分開居住的經歷。對於一些因為事業、孩子求學或移民等原因而分居兩地的夫妻,您有什麼建議?

周:
要維繫由外在因素影響要分開居住的關係,很不容易。幸好現在科技發達已經相對多了很多保持聯絡的方式;但短期還能應付,長期分居就不行。

第一,保持定期良好溝通。夫妻一起住,每天總會談話,但分居兩地就會連最基本的溝通也被嚴重剝奪,所以無論是很忙或是沒什麽特別的事,都要花時間聊天,否則關係會出現困難。

第二,著重情感交流。溝通內容除了事情外(如兒子生病等),也需要談情。面對面時可以對望、牽手、搭著肩,溝通內容豐富很多;在距離限制下,盡量在視像看著對方,多說情話來補足。

第三,做好聆聽者。對方除了講事情,是不是有言外之意的心事呢?例如她表面談及兒子和妹妹打架,實際上是想訴說自己帶兩個孩子的挫折感、無助或情緒。聆聽是需要學習的,學習怎樣捕捉事情背後的感受。

第四,盡量多見面。最好每次見面後都約定下次見面的時間,比如一年四次,買好機票,這樣就比較安心。見面時最好不要各做各的事情,盡量安排一些二人一起參與的活動。

總結來說,婚姻裡的空間問題,其實是兩個不同的人在一起,學習怎樣彼此尊重地相處。一個自愛的人,有能力獨處,也會允許配偶有個人獨處的空間和時間,同時又願意花時間在一起。「凡事謙虛、溫柔、忍耐,用愛心互相寬容,用和平彼此聯絡,竭力保守聖靈所賜合而為一的心。」(弗4:2-3)在婚姻中考慮對方的需要,以「利他」的愛彼此連結,活出神設立婚姻的真正意義。



(本文刊於家新季刊72期《探戈——夫妻相處的藝術》之家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