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後有感

向上vs向下

——讀《向下的移動——基督的捨己之路》有感

 

龐元燊◆國際家新董事、家新檢定合格訓練夫婦



 

  「上向流動」(Upward Mobility),無論是在此書的作者盧雲(Henri Nouwen)的時空,或是我們所處的時空,似乎已經被認定為美事,更是任何一個群體或社會需要達到的指標。然而,作者在此書中卻提出另一個觀點和態度,反而珍惜「下向流動」所帶給自己在屬靈生命中的建立,以及更廣闊的空間和經驗。
 

  「上向流動」一般會與升職、加薪、買車、置業、會籍、紅酒、消費、孩子、名校、外遊、名譽、地位、權利等等聯繫在一起。這樣看來,「上向流動」,應該會帶給我們更多的選擇、更多的可能性、更大的空間,應該是百利而無一害,沒有甚麼可商榷的餘地。但我們所經歷的,真的是這樣的嗎?
 

  當我們在爭取更高的學歷、更大的消費力、更高尚的環境等等的同時,如果我們不小心,很快會發現結果與我們想像的剛好相反。因為每一樣我們在世所追求的,都是雙刃劍,在某方面推我們向上流動的同時,在其他方面,卻在我們不知不覺之中,關掉了我們很多的空間和選擇。

       
  有一對夫婦,經濟環境算是不錯,但為孩子在學業上追不上感到困擾。以他們的收入和條件,應該是可以送孩子入讀國際學校,甚至出國留學。但他們在好幾年前作了一個決定,覺得以他們家庭的收入,有條件進入較上流的生活。於是供購了比較大的住宅單位。生活的確是舒適多了,但在其他方面,可活動的範圍就變得非常狹窄了。以致當面對孩子的學習問題的時候,不但沒有出國留學或送讀國際學校的空間,甚至連多請個補習老師也感到吃力。

       
  我完成法律學位就在一家較大的律師樓受訓、任職。這意味著假以時日,我應該會晉升到合夥人,有不錯的生活和收入,可擠身較上流的階層。但另一方面,這也意味著業務將是我生活的全部,有如賣身給工作了一般。

       
  不久之後,應兩位基督徒律師的邀請,加入了他們的事務所。規模小了很多,收入也不像以前一樣穩定,但我卻得到了很廣闊的活動範圍。正因為我的合夥人不僅都是基督徒,而且非常認同我所參與的家新的婚姻事工,每逢需要請假帶領夫婦營、訓練課程,甚至到海外支援,都能得到他們的支持和體諒,沒有多大的困難。我得著了意想不到的空間和自由度。

  
  向上流生活進發,並不一定能夠擴充我們的可活動範圍。作者盧雲選擇了「下向流動」,卻得著意想不到的空間和經驗。這樣看來,「上向流動」並不一定比「下向流動」優勝。

(刊於家新季刊71期《下行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