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職場難上位?」--以《向下的移動》切入

 

辜偉雄◆香港筲箕灣潮語浸信會堂主任

 

前陣子與弟兄分享,談到一篇來自英國的「分析評論文章」,蘋果日報將之翻譯並題為「基督徒職場難上位?英分析指沒野心 不求爭勝」(注1),或者可以「向下的移動」來切入作「分辨」。

 

這段「分析」引用了英國官方機構“Office for National Statistic”(ONS)於2011年所作的統計,這統計似乎是用作研究「信仰」(不同信仰)與「高職位」的關係,並從「現象」中發現作為英國「主流宗教」的基督教,「基督教徒」在「高職位」中只佔少於五分之一,而「其他宗教」(文中引用了猶太教印度教)似乎得著高職位的比例似乎遠多於「基督教徒」。

 

從原文的「標題」中,分析員提出了三點:第一點只可算是非常「籠統」的指出,「基督徒」是因著他們的「信心」(Faith是指「信心」或是「信念」?又或者是指「價值觀」?);第二點則完全是從統計學來說明:因為按照文中的說法,英國的「基督教徒」在這十年間少了4百萬,跌至2011年的3千3百萬,按數據來說少了超過10%;然而,這還沒有計算英國的人口增長,所以實際「基督教徒」佔全英國的實際比例之下跌應該遠超過10%,所以單從「比例」來說,此消彼長,高職位的「基督教徒」當然會相繼減少了;第三點則似乎是指「基督教徒」的工作態度,沒有猶太教和印度教徒那麽勤力,所以理所當然不能位居要職。

 

這只是文中「數據」上的現象。但文中引用Economist中的分析說:「『基督教徒』佔[英國國民]的大多數,而他們似乎並不太有上進心和努力工作」以「態度」來估計這現像為何會出現。或許如此,翻譯在最開頭加了一句「分析認為是基督徒一般安於現狀,沒有野心,才顯得不力求爭勝。」(「安於現狀」似乎並沒有在原文出現)。

 

究竟作為一個「基督徒」是否就「沒有野心」?是否不「力求爭勝」?是否就是「安於現狀」?

 

若果從盧雲的著作《向下的移動--基督的捨己之路》作為切入的時候,作者的這句話似乎是正確的。他在說明什麼是「向上的移動」時,就曾有以下的說話:

 

「我們生活在這個高度競爭的科技社會,最大的特色,就是人人都被一種想要往上的移動所驅使……我們的整個生活方式,都架構在攀爬那把通往成功的階梯上,並且想著如何達到頂端……我們的生命也都倚賴著這種向上的拉力,我們的喜樂更是從向上過程中得到的獎賞而來……許許多多的人和機構[作者似乎是在說父母長輩、教育機構],都用各種的方法來告訴我們,要儘可能地掌握知識,戰勝他人。勝利是我們努力的惟一目標,而且愈有影響力愈好。就連愛,也變成一種需要去贏取的東西,是勝利者才能享有的特權。」(《向下的移動》,頁29)。

 

這「向上的移動」,豈不就是在新聞報導中,踏上「高職位」的必然之路?「勝過別人」就是能踏上高位之first principle(不單是「勤力工作」)。然而,這正正是盧雲在書中,以「基督捨己之路」來指明,一個真正跟隨「基督的腳蹤行」之使徒,不應該踏上的路,因為基督所行的,正正是「向下的移動」。盧雲(正確的)引用了腓立比書中的「詩歌」,來說明「在拿撒勒人耶穌身上,你看不到任何往上的移動」:

 

「6 他本有 神的形像,不以自己與 神同等為強奪的; 7 反倒虛己,取了奴僕的形像,成為人的樣式; 8 既有人的樣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順服,以至於死,且死在十字架上。」(腓二6~8)

 

盧雲表明:「基督教救贖的歷史,自始自終就是一場抵擋這種「向上哲學」的革命。聖經中最大的弔詭,就在於向我們指出,真正且完全的自由,只有透過「向下的移動」(downward mobility)才能找到。上帝的道是向下來到我們中間,以僕人的身分住在我們當中。毫無疑問,神聖的道路就是一條往下走的道路。」(頁35)

 

看到這裏,我們似乎真的面對著一個「難題」,這真的是聖經所說的嗎?我們真的可以將基督所行的救贖之路如此這般的「直接」引用到我們自身之上嗎?難道作基督徒就是要「注定窮一世」?不可有(工作上)的抱負?不應好好的工作以「爭取」好一點的生活?

 

盧雲其實在書裏有澄清一點:「我的目的,並不是要否定任何雄心與抱負,也絕非反對成長和進步。可是,真正的成長和這種由「向上移動」所驅使的成長截然不同。「向上移動」把成為「第一」當成它的目標,這樣的雄心根本就無法承擔更大的使命。錯誤的抱負與雄心和正確的抱負與雄心,兩者之間有很大的差異,前者以權力為出發點,後者則是以愛和服事為基礎;前者企圖高舉我們自己,後者則是希望讓所有的人類都一同高升。」(頁32-33)

 

或者,我們會以為這是十分「清高」的想法,似乎說明了若果我們有一個「正確」的「抱負」,基督徒或是信仰群體其實也可以視「向上」為正確目標。但盧雲進一步說明:「一個人或一個團體的真正問題,不在於他們對成長的發展的渴望,而在於是否將「向上的移動」當成他們自己的宗教。這種宗教讓我們相信,成功就代表上帝站在我們這一邊,而失敗必定和我們所犯的罪有關。我們會問:『上帝是不是站在我們這一邊支持我們?』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麼就代表上帝一定會讓我們贏得勝利。」(頁33)

 

我認為盧雲所說的,切入在這段新聞中,可以詮釋為:高薪厚職並不是問題所作,但基督徒若果視高薪厚職為上帝唯一的「賜與」,更以此來衡量「信仰」的話,問題就來了。盧雲所帶出的似乎是「順服」,意思就是說,高薪厚職可以是上帝的賜與,而貧窮卑微同樣也是上帝的賜與。只是當我們以「世界」的尺度來衡量時,我們會以為上帝是不公平的,因為「高薪厚職」是「好」,而貧窮卑微是「不好」,甚至有時會看成「咒詛」。然而,在盧雲的眼中,這似乎是「倒轉」的。他說:「我們開始明白,原來,向下的路並非通向地獄,而是通往天堂。牢記這一點,能幫助我們接受這個事實:在上帝的國度裏,貧窮的人是好消息的使者。」(頁41)

 

這(正如盧雲在書中所說)完全是顛覆性的看法,與今天社會的普遍價值觀完全背道而馳。然而,真正的基督徒不就應該是「顛覆性」的嗎?耶穌的教導豈不是「顛覆性」的嗎?說到底,耶穌基督行上了順服(在苦難中學會了順從)的路(來5:8),我們要跟從基督的腳蹤行,也就是要同樣的學會順從。所以盧雲說:「如果以為單靠自己就能活出向下的生命,效法基督只是責任,我們其實已經誤解了這個向我們啟示的真理……向下的路是上帝的,不是我們的……」(頁44)不要以為自己能做什麼,而是順服於上帝,並相信祂所帶領的路是我們要走上的路,無論在人的眼中是「成功」是「失敗」,一條「向下的道路」就是一條「順服的道路」。

 

無法在這「短文」中清楚說清這「向下的移動」該如何實踐。畢竟,這並不是知識的認知,而是實實在在的一個屬靈的踐行,並不是三言兩語就可以明白的。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自己買一本來看,並好好的禱告,讓聖靈改變生命,並實實在在的行在這「向下的移動」中!

 

1:翻譯文章來源為: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30805/18364533),而原文題為“Christians lose out to atheists for senior jobs as religious people areheld back from top positions”(http://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2383925/Christians-lose-atheists-senior-jobs-religious-people-held-positions.html

 

*本文轉載自辜偉雄傳道之部落格(https://koowaihung.wordpress.com/2013/08/07/「基督徒職場難上位?」——以《向下的移動》切/),蒙辜傳道允准轉載,僅此致謝。(本文抽取辜傳道部分文章内容刊登,如欲觀看全文,請到辜傳道之部落格瀏覽)

 

(轉載於家新季刊71期《下行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