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美」到「香」──「殘」而不「廢」

                                                                                                                                          竹君

「美」是透過眼睛來欣賞的;「香」是憑着鼻子去體會的。這是上帝創造給人類兩個非常重要的
器官。對我來說,我差不多已經有五年的時間沒有這兩個器官的功能。我的眼睛已經完全看不見
了,我的鼻子也完全失去嗅覺,加上我左邊的耳朵已完全聽不見,所以從「美」國回流「香」港
,對我不是一個太難的選擇,因為我已經沒有了外面這些美不美、香不香、好不好看等這些條件
和需要。反而最重要的,是有人可以照顧我。所以在我們決定要來香港的時候,第一件最迫切的
事就是找傭人。我有一個老朋友,她有一個差不多九十歲的媽媽需要照顧,所以請了一個傭人每
天二十四小時照顧她。所以當我想到要請傭人的時候,我就打電話給這個老朋友,沒想到她一聽
到後就大叫:「哎呀!請傭人!這個我不能幫助你,太難找到好傭人的呀……!」那該找誰幫忙
呢?我只有禱告找上帝。我跟主耶穌說:「主啊,這個祢一定要幫我!」主就是聽禱告的主。在
離美前兩三個星期,有位姊妹告訴我一個好消息:她已為我在香港找了一個印尼的傭人,並且是
基督徒!

前年(2010年)8月25日我們到了香港,第二天還沒有到中午她就來了。她不單只是基督徒,而
且年紀很輕,身體也很強壯,個性亦很好又忠心,辦事很爽快。我們常常留下那些探望我的朋友
在家吃飯,她也樂意做飯給大家吃。這就是上帝為我所做的奇妙大事。

最近連續有兩個星期,因清泰要離家外出服事,到主日我一個人就去不了教會。我就跟上帝禱告
:「主啊,我沒有辦法去聚會。『施』比受更為有福,每次都只是別人施予給我,聚會完之後帶
我吃午餐,再送我回家,都是向我施恩,他們都是有福的人。求祢給我機會做一個『施』比受更
為有福的人!」

就在那個星期六,我去拜訪鄰居老太太的時候,發現她排行第六的女兒從美國來看她。因我沒有
事先約她,所以也不敢逗留太久;只跟那個女兒聊了兩句,我就問她:「妳信耶穌沒有?」她表
示還未信,我馬上就追問她要不要信。她還未及回答,就有電話來找她,結果我就失去了這個機
會。

那晚我睡不着時,就想起這位女士,一直為她禱告,說:「主啊,如果可以的話,請祢讓她在回
美國之前就接受祢做她個人的救主!」

到了第二天早上,我也不知該不該再過去拜訪她,因為她要回美國一定正忙着收拾行李,所以我
就一直為她禱告。禱告的時候,心裏面還是有個感動,我應該去看她一下,說不定這是神給我最
後的機會。所以我就去換衣服,想要跑過去找她。當我在客廳穿鞋子的時候,突然有人叩門。一
開門,原來就是這位女士!她來看我,我就很奇怪,但也很感恩,她來看我比我去找她自然得多
了。談了幾句,她表示她今天要走了,我就問她:「那妳到底要不要信耶穌呢?」你猜她怎麼說
?她說:「要!」我嚇了一跳,心中好興奮,因為要帶一個人信主是多麼的不容易,現在談了還
不到三分鐘,她就願意信主。然後我就帶她做了一個決志的禱告。禱告完後,我安靜了幾秒鐘就
問她:「妳現在接受主了,耶穌住在妳裏面,妳有什麼感覺?」她說:「我感到很大的平安進到
我心裏!」我好高興,她真的信了主!她就是這樣誠誠實實的接受耶穌做她的救主。正在這個時
候,又有人叩門,原來是她的弟弟,因為她的航班是十一點,她的弟弟催促她要走了,我就着她
留下聯絡電話及地址以便日後聯絡。

我心裏好感恩,我早上不是向主求說:「主啊!求祢幫助我做一個施比受更為有福的人!」像我
這個瞎子,我不可能帶人家去教會,也沒法教主日學,根本無法參與教會的服侍!但是沒想到上
帝就給我一個「施」的機會,從美國那麼遠的地方帶領這位女士到我的客廳來,讓我帶領她信主
。可能很多人都能帶她信主,但上帝就特別垂聽我這個卑微的使女的禱告。上帝說:「妳早上不
是向我禱告,讓你做一個『施』比受更為有福的人嗎?妳覺得妳自己根本沒有『施』的條件,現
在妳不單『施』了,而且『施』的是一個送出去卻永遠不會失去的生命!」

我真是從心底感謝主,讚美主垂聽我的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