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行                                             
                                                                                                                               方何小燕

2008年512四川的汶川大地震後,我心裏燃起一個渴望,要到災區現場,運用自己的知識為倖存傷者
的復康付上微力。我是個職業治療師(國內稱作業治療師),是通過特設的活動、輔助器具或改造環境
來使傷病者儘早重建他們在工作、社會和家庭上的功能。我渴望能服侍受災者,我把這心願禱告 神,
祂答允我所求。

我參加了災後的醫療短宣工作,在2008至2009年間先後到四川重災區五次。
第一次到災區時為2008年8月份,已過了救急扶危的緊急期,重建工作卻還未開展,災民在災難帶來
的巨大創傷中喘息。我所到之處滿目瘡痍,沿車路看出去是無數倒塌了的房屋,路邊是住有災民的帳
篷或板間房。在受災嚴重的地方路面還見裂縫和山上滾下來的大石,本來秀麗的青山被震得好像一個
個大沙堆,上面的房屋村落被覆蓋,本來蜿蜒的河流中浮著被震下水的房子。到北川的一所中學時,
眼前是兩座下陷地底的教學樓,頹援敗瓦中滿佈學生的書簿、鞋履。再走到北川縣城,城被封了,我
從入口高處俯視整個給震碎了的城市。這一切景象提示我很多生命曾在這些地方遜間消逝,我深感死
亡的殘酷與真實。

我聽過很多災民的故事。一位從外省回家鄉渡假的大學生在北川中學廢堆前向我憶述,他5.12當日在
倒塌的學校幫忙搶救孩子,當時他聽見到處都有呼救的聲音,到場的人都顧不了自身安危,把發現的
學生挖出來,排滿空地。可惜很多都等不及救治已失去年輕的生命。在探訪北川的臨時醫院時,一位
醫生述說他的故事。他和妻子都是在北川縣城醫院的醫生,出事當刻他正駕車縣城的路上,車給震下
來的建築物壓著,他慶幸爬了出來,跑去醫院,整座醫院塌了,埋著很多同事,包括他妻子。醫生低
訴著他的經歷時,遙指廢墟中隱約可見的樓房,告訴我那就是迅間變成了墓塚的醫院…….聽著這些故事,無語問蒼天的悲涼湧上心頭,叫我無言淚下。

面對如此山崩地裂的天災,造成數以萬計的人喪失生命,帶來倖存家人長久的悲痛,我感到自己對人
世苦難是無知的,想不出任何理由去解說。深深感受在天災中人是很渺少。我向山舉目,不期然問﹕
「他們的幫助可以從何而來呢﹖」上主在我多次四川行中給我回話。

醫療隊在災區教會的臨時帳篷中幫忙義診,也有到受災的居民中探訪,不少當地信徒來慇勤幫忙,其
實他們也是災民,但信靠上主的心叫他們甘心服侍,為醫療隊當翻譯、當跑腿、當廚師、當響導等,
為要使更多人得幫助。很多的傷病者及災民都因我們的到臨和服侍而受安慰,他們都說﹕「你們老遠
地來看我們,我們不會放棄。」我心有愧,因為我們所作的實在有限;我心感恩,因為是耶穌的愛才
叫我們相遇。

有一次探訪一個信徒家庭,屋子一半被震塌了,一家人擠在小空間居住,和他們傾談及唱詩,深深感
受他們感恩之心,喜樂之情。我們在探訪中不單看病,也為災民禱告,並將耶穌的愛告訴未認識福音
的人,這是何等難得的機會。有一次探訪一位28歲年青人,因為地震,教會才發現這位年青人,他極
需幫助。他大半身癱瘓,獨居在小房子中有8年,整天臥在床上過活,衛生情況很差,雙腳被厚厚的
死皮裹著,只用電腦與外間接觸。我們提供醫護復康服務,當地教會為他添置被舖衣物。我和他傳福
音,他抗拒宗教信仰,但他很希冀我們愛心的來源,香港的醫療隊幾次探訪後,有一天我收到他的電
郵,他告訴我他找到生命的意義,人生是有盼望的,因他信了耶穌。

2012年我再到已重建的災區,眼前一片新景象,新房子、新縣城,傷者已康復,教會多了信徒。一切
在重新開始,但我發現人心內的創傷未愈。我遇上一位年青導遊,她在地震中失去了至親的祖母,她
憶述當年的不幸時仍然淚如雨下,她說祖母被埋瓦礫的情景此生也不能忘記,她感到生命是無常、無
意義。當下有醫療隊的牧者將福音傳給她,向她展示上帝的愛,耶穌復活帶來的盼望,她覺得聖經的
信息很有意思,向牧師要了一本,她說會回家細讀。

大山可以挪開、小山可以遷移,但主的慈愛沒有離開。我未能解開災難之謎,但我相信上主有慈悲憐
憫,他差不同使者到受苦之處,傳遞祂的安慰與恩慈,主救贖的愛,祂復活的盼望使人有勇氣走過苦
難。「他們的幫助可以從何而來呢﹖」我體會幫助是從造天地的上主而來,從勝過死亡的耶穌基督而
來;地動山搖之時,主的慈愛仍在,生離死別之際,主復活的盼望乃是曙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