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心路歷程 (一)                   竹君
 
        這是我人生中一個很特別的經驗,因為從來沒有試過我看不見人,卻站在講臺上與眾人分享。今天來的時候,也一直問主:「你要我分享什麼?」以前分享前我還可以早點做準備,用筆記下來,還可以事先有一些構思;但這一次,因為眼睛看不見了,就算寫了也無濟於事,那就完全倚靠聖靈的帶領吧!所以一直在問神:「你要我講什麼?」
 
        當我一直在問主的時候,今天早上就有個意念,說:先從我自己講起,講一些我自己的,我的婚姻和兒女,我想這些都是大家所關切的。
 
事工興旺 仇敵攻擊
 
        其實,照人的看法,我的眼睛看不見了,應該是待在家裏。因為家裏是比較熟悉的環境,摸索起來也較為方便,但最近有好幾個例子,告訴我說,我不能老是待在家裏。我們是做婚姻家庭的事工,曾有一位牧師說:「你們的工作是和撒但正面的衝突,你們知道嗎?」當時他講的時候,我也沒有感覺到怎麼樣,但當事工越來越大,越來越多的人受到益處時,確實撒但就不太甘心,攻擊開始來了。我的腦瘤九年前就有,我第一天開始覺得這是個疾病時,就感覺到神要醫治我,所以我一直在等待神的醫治。最近,在我們的「家新」同工中聽到很多的見證,我自己也親身感受到是撒旦很大的攻擊。
 
        我們除了恩愛夫婦營外,也有帶領夫婦訓練,訓練是三天的時間。我記得在北加州,有一次,有一對夫婦對這個事工很有負擔,他們說退休後就要全時間投入這樣婚姻家庭的戰場。當他參加完第一天的訓練後,那天回家就受到攻擊:空前的肚子痛,當我知道後,我就和另一位元姐妹在電話的這一頭斥責這樣一個疾病的靈要離開他。我們在這邊很大聲的斥責,那邊馬上就好了,而且好得很快,是完全的好,本來是要去急診的,後來就不用去了,第二天又高高興興地來上課。自從那次後,再也沒有肚子痛過。一個月後和我們見面,他說:「那天後從來沒有再痛過。」所以,我們感受到魔鬼的攻擊是無時無處不在,但也不是我們想像中那麼難處理的一件事。
 
        在北加州也有一位姐妹,她負責整個區的「家新」事工,週末要辦營會,她那一天因為有很多事要辦,先生又撞了車,她覺得很多事情都在煩擾她,加上她的頭頸又長了孢子,讓她全身都不舒服。當她在路上辦事時,突然她什麼聲音都聽不見了,只聽到有一個聲音在說:「有這麼多事情在煩擾你,你還要做『家新』嗎?」她知道這是從撒旦來的聲音,她馬上說:「是的,我要做,你離開我吧!」
 
        去年我來中國大陸,有一位師母,她的教會有好幾百人,因為家新的事工,她們的婚姻有了很大的轉機,她對我們的事工很有負擔。她說:「有一天早上,她在外面的陽臺,跪下來很慎重地為我的病禱告,因為她知道,我不僅左眼瞎了,右眼也開始看不見了。所以她有這樣一個形象在腦海裏,她禱告說:『神啊,你要醫治竹君師母...』。這時,有一個很冷峻的聲音從旁邊過來說:『因為他們夫妻已經參與家新了,而且她很熱衷。』接著那個聲音又對她說:『難道你也想像竹君師母這個樣子嗎?』她是第四代的基督徒,所以她就說:『我不怕!』她就很堅定的這樣宣告。」我聽了這個見證心裏也很感動,我心想:我們帶領的人都不怕,何況我們是創辦人?所以我也跟撒旦說:「我們不怕!」
 
面對黑暗 堅持服事
 
        回去之後,我的視力就越來越模糊,甚至都看不見了,有代禱勇士和我說:「其實撒旦最不喜歡你們兩夫妻一起出去做工。」我說:「既然我不怕,這次我也要一起出去做工。」所以這次我們從加拿大離開到現在,途經臺灣、香港和這裏上海,已經好幾個站了,也總共住了十一個地方。眼睛看不見真的是很不方便的一件事,晚上去廁所也不知道在哪里,也摸不到我要去的地方,但神最近給我很多啟示。我覺得作基督徒就是和常人不一樣,不是樣樣事情都要順利,樣樣事情都用和世人一樣的眼光來看,才是幸福。
 
        昨天我和同工分享了一個故事,對我有很大的啟發。在天堂有兩個人出現,一個是在地上很蒙福、服事主的人,他不是牧師,但他有很多恩賜,管理了好幾個教會,家庭也很富裕,他要什麼有什麼。他會領唱,也會講道,什麼都會,所以帶了很多人信主。在他教會門口,有個乞丐,卻什麼都沒有,而且身體有殘障,聽說小時候被關在黑房子裏面有好幾年,只有一頭貓跟著他。當他們上天堂時,這個乞丐的房子很大,而那個服事主,在地上很昌盛的執事的房子卻很小,所以他就去問神,他說:「怎麼搞的,我在地上為你做這麼多事,而這個乞丐整天只會討飯,什麼都沒做,好像只帶了一個人信主,但我卻帶了這麼多人信主,為什麼我的房子這麼小,他的房子這麼大?」上帝對他說:「你有的,都是很輕易得來的,因為你是第三代的基督徒,很多東西你都知道,而且你身體很強壯,也很聰明,又有才幹,但這個乞丐什麼都沒有,他每天需要掙扎的一件事就是:不要對他的貓發脾氣,每天他都經歷在身心靈方面很多的掙扎,但他卻極力地去突破自己和超越自己,而你什麼都不用超越,樣樣事情都是輕易的得來,你也輕易的給出去。你有的很多,看起來你好像也給了很多,但你自己卻一點也沒有努力。這就是為什麼這個乞丐的房子比較大,因為他在地上,每天都很努力,每天都自我犧牲、超越自己,每天都不沮喪、不喪志,每天都試著控制自己的情緒,不向這頭貓發脾氣。」
 
        當我在思想這個故事時,我覺得我的一生好像從第一個服事主的人跳到第二個。因為以前服事神對我而言也不是什麼太難的事。我是家裏的獨女,雖然我媽媽的婚姻不好,但我在家裏卻是她最寵愛的,她連生命都可以給我,所以我覺得我的一生都很平順。嫁給邱清泰之後,我們雖然是服事神,但我也覺得沒有什麼缺乏,可是在我後半生,六十歲不到,五十幾歲就開始有腦瘤,好像神一下子把我推到做乞丐的地位,特別是到最近眼睛完全看不見了。我真的覺得很無助,沒有方向,去哪里也不知道,吃東西也不知道在吃什麼東西,這種人生的體會是我從來沒有經歷過的。
(下期續) (文章節錄自竹君07年在上海帶領聚會時的部份分享)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