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服自憐 不畏死亡                 竹君(我的心路歷程之二)
 
        你們本來給我的題目是「我的心路歷程」,我想,這幾年來,我最大的成長和需要克服的,就是自憐和不怕死。女人很容易自憐,一自憐時,沮喪、憂鬱、不快樂、關閉自己,統統都會來。我自從有了這個病,差不多每天都受自憐攻擊,為不讓它來侵犯我,常常要用詩歌和讚美把這些感覺驅逐出去,有時難免在生活上或在馬路上,突然有人說:「你看起來像個恐怖的怪物」,聽了也會不舒服;我的外孫女有一段時間沒看見我,也會好像怕怕的,不想接近我,我是很喜歡小孩的,這些對我都是一個很大的挑戰。尤其在教會,有一個青少年看到我,就推我,說:「為什麼你眼睛不睜開?」後來才知道這是個自閉症的孩子。所有這些,我都需要去克服。有時在想,我多麼感謝神,如果從小出生就有殘障的話,那真是從小就遭到別人的鄙視、不屑和貶損,但我現在已經是成人了,所以我能在這方面一直的依靠主,一直要勝過自憐。我們女人的弱點是,即使沒什麼事情發生,只要有時候人家講一兩句話,我們就可能自憐了。
 
        一次,一位太太作見證,她先生在香港從商,她住在美國,每次先生回來的時候,因為對路不熟,就由她來開車,但是她的鄰居就說:「哎呀,你先生回來了還要開車呀?」本來高高興興、快快樂樂的她,就開始自憐了:「為什麼他回來了我還要開車,我平常做單親已經很苦了。」她先生就覺得很奇怪,剛才還好好的,怎麼一下子就變了臉色,對他的態度也變了?所以女人很容易落在自憐裏面。在我生病的過程中,這是我第一個要克服的。
 
        第二個就是不怕死,因為我深深相信耶和華拉法是醫治的神,我也相信神是昔在、今在,一直到永遠都存在的神,如果他以前醫治,現在也醫治,所以這個不怕死一直在我裏面,我相信,因祂的刑罰我已得到平安,因祂的鞭傷我已得了醫治,這個確據一直在我裏面,雖然環境看起來都不對。
 
        四年前我的左眼開始看不見,右眼又開始很厲害時,我的先生主張我去開刀。當時我心底裏不是百分之百的願意,但我想我應該順服我的丈夫,如果我真的瞎了的話,我也是害了他下半輩子。經過十五個小時的開刀,我的右眼又用了四年。但四年之後,又不行了。感謝神,這次我先生認為相信上帝比相信醫生還來得強,第一次開刀,醫生說,只有百分之五十的機會保存生命,所以他覺得這一次就不要開刀了。這也就是我現在的景況。我相信靠著主,靠著這麼多家新人的見證,以及很多的代禱,正如我先生所言:「這條路我們還是要走下去的,這個仗還是要打下去的。」我常常宣告說:最多不就是死吧!沒什麼的,死就死在耶穌的懷裏,所以「不怕死」也就幫助了我們在信心上一直倚靠主。
 
割斷臍帶 完全交托
 
        在這幾年我個人的成長過程裏,我最大的學習是嘗試在情感上把我和家庭,不管是對丈夫、對兒女、情感上的這種依戀,漸漸地把它脫落。
 
        因為我們是從事婚姻家庭的,所以我覺得我們在婚姻上的經歷,不是說丈夫背叛我、有外遇,讓我要作些怎樣情感的脫落;但是和孩子方面,我覺得神給了我很大的進步,就是把孩子都交給神。我的大女兒三十五歲,已經結婚了,下面兩個:二十八、二十六,早幾年,他們兩個都愛玩摩托車,起初我聽到摩托車就很害怕,覺得玩這個很危險,有一次,我的大兒子被撞了一下掉到人行道上,爬起來也沒事。除了玩摩托車,他們還在聖地牙哥玩滑水,然後又去攀岩。因為我是教育家,所以我把我的孩子都訓練得很有自信心,這些自信心全都跑回來找你了。因為他們什麼都不怕,做父母的也要越來越有自信心,但這些自信心都不能建立在自己身上,真是完全地交給主,我們夫妻晚上會為他們禱告,把他們全部交給主,我們就會睡得很好,完全不掛慮。我兒子也說:「媽,很多人都不告訴家裏的父母,只有我告訴你。你如果不准的話,我們還是會去騎的。」他告訴你,好像對你已經是一個恩典了。
 
        在和孩子情感的臍帶上,我也一直在學習如何將它割斷。最近我的小兒子因為有好幾年都沒有上教會了,我們看不順眼時,兩夫妻就禱告:「主啊,三個孩子裏,就這個孩子最乖、最聽話,一輩子好像都沒有吃過什麼苦,你給他一個教訓,讓他可以回頭。」第二天,他就大撞車,這樣的禱告神聽得很快。所以他從急診室打電話來說:「爸我撞車了,真倒楣!」在電話裏我只和他說了一句:「也不是倒楣,只是上帝要讓你知道是你大還是祂大。」其他我們就沒什麼管了。那天,爸爸接他從醫院回來的時候,他的手有一條骨頭裂了,上著石膏,那時我正好和一個姐妹說話講得很起勁,就沒有理他。因為好幾年沒住在家裏了,他進來後,就說:「媽,你變了,如果像以前,我這樣從醫院回來,你會撲在我的身上,然後就會說:『哎呀,兒子啊,痛不痛啊?』而今天我回來,你理都不理,然後自己就一直在打電話。」我就說:「兒子,你喜歡哪個方式比較多?」他說,我喜歡現在的方式,我說,那就好啦,大家都不用管大家太厲害。這就是神在訓練我,我相信做父母的都一樣,上帝把兒女給我們,祂給我們一個很難的功課,祂要我們全心全意地去愛他們,但是祂又要我們放手。你知道愛一樣東西,愛到一個地步,你就不願意放手。但我們的神卻是這樣,祂要你全心全意地去愛,但祂又不要你的心在他身上。這也是一個很大的學習。所以,情感上的斷絕,我相信每個婦女都可以學習,兒女是神托付給我們管的,但是卻不是要我們緊緊抓住不放的。
 
(下期續) (文章節錄自竹君07年在上海帶領聚會時的部份信息)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