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恆的透視力     邱清泰
      列王紀下6:15-17:「神人的僕人清早起來出去,看見車馬軍兵圍困了城。僕人對神人說:『哀哉!我主啊,我們怎樣行纔好呢?』神人說:『不要懼怕!與我們同在的比與他們同在的更多。』以利沙禱告說:『耶和華啊,求你開這少年人的眼目,使他能看見。』耶和華開他的眼目,他就看見滿山有火車火馬圍繞以利沙。

      對於跟隨主的人來說,我們必須學會從神的眼光、從永恆的角度來看發生在我們生命裏的每一件事。以利沙的僕人用自己的眼睛來看環境,他就看見敵人「車馬軍兵圍困了城」,心中戰戰戰驚恐懼,發出哀號:「哀哉!我們怎樣行才好呢?」但以沙卻用永恆的透視力來看同樣的環境,卻能看出「與我們同在的,比與他們同在的更多!」所以才能安慰他的僕人說:「不要懼怕!」也幫助他張開屬靈的眼目,看見了滿山滿谷的天兵天軍、火車火馬在圍困敵人!

      這個轉變,絕對不是心理作用,或自我欺騙,而是實際的從「屬地」、「短暫」、「有限」的經驗裏面躍進「屬天」、「永恆」、「無限」的經歷當中。正如「毛蟲」的生命是「屬地」的,但在它裏面,神卻創造和安置了「屬天」的「彩蝶」的生命。所以,毛蟲雖然受制於「屬地」的生命,只能在草地上蠕動攀爬,但它卻同時擁有「凌空而飛」的屬天生命。沒有一隻毛蟲如果知道自己能飛的話,而會不羨慕彩蝶飛翔高空、極目千里的「天空」的生命和經歷的!那麼,這個轉變的關鍵在哪裏呢?原來創造「毛蟲」和「彩蝶」的神已經在祂的聖經中向我們清楚的啟示了!保羅在林後4:11:「因為我們這活著的人,是常為耶穌被交於死地,使耶穌的生,在我們這必死的身上顯明出來。」原來我們這些活在肉體和屬地生命中的毛蟲,神卻定意容許我們常常為耶穌的緣故把我們的肉體置之於死地,以致於祂安放在我們裏面的耶穌的生命──「屬天彩蝶的生命」,才能在我們身上顯明出來!簡言之,「體」(老我)的天天死去,「魂」的不斷被破碎,我們生命的核心──「靈」方能出來!

      威廉博得恩(William Borden)就是這樣一個有永恆透視力、用屬天的眼光過一個「在地」如「在天」的生命的年青人。他的一生只有26年,但卻活得燦爛精彩!1904年他在芝加哥高中畢業的時候,千萬富翁的父母給他的畢業禮物是環遊世界,他去了亞洲、中東和歐洲。之後,他決心獻身宣教工場,他在自己聖經的背頁寫下:「毫無保留!」(No Reserves)這四個字。他1905年考進耶魯大學,就在校園中發起「晨禱小組」。第一學年結束時,就有150位大一學生,參加每週的晨禱小組。到他大四時,全校1,300位學生中,有1,000人參加了晨禱小組!

      1909年耶魯大學畢業時,博得恩拒絕了幾個高薪的工作機會,為了提醒自己「屬天」的召命,他在聖經上寫下了另外一句名言:「絕不言退!」(No Retreats)。博得恩旋即進入普林斯頓神學院就讀,畢業後,馬上乘船前往中國向回教徒傳福音。由於想學習回教文化和阿拉伯語文,他先停在埃及。沒想到在那裏感染腦膜炎,一個月後即離開世界。臨死之前,他在聖經背頁「毫無保留!」、「絕不言退!」之下另外寫下幾個字:「無怨無悔!」(No Regrets)。

      雖然博得恩在地上壯志未酬身先死,他沒有機會完「去中國向回民傳福音」的夢,但他卻將他所繼承的龐大遺產的大部分奉獻出來在蘭州蓋了一所為回民服務的醫院。96年之後的今天這座醫院──「蘭州市第二人民醫院」還屹立在蘭州市毗鄰白塔山公園的北濱河路邊。

      毛蟲必須願意先死去,彩蝶才能出死入生、脫穎而出!博得恩26年短暫的地上歲月到將近百年之後的今天仍然造福回民、激盪人心,乃是因為他用永恆的透視力來看他的生命,以及他所擁有的一切!

      今天你和我是如何看我們餘下的地上歲月以及我們所累積的財富呢?但願我們在跟隨主,在支持「家新」的事工上都能效法博得恩的三句名言:「毫無保留!」「絕不言退!」「無怨無悔!」。

      那些「願意放棄不能永遠擁有的,去換取永遠不會失去的」人,絕對不是傻瓜!“He is no fool, who gives what he cannot keep, to gain what he cannot lose.”—Jim Elliot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