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牛排愛上了餃子陸錫璁加拿大分會總幹事


箴言說:『一句話說得合宜,就如金蘋果在銀網子裡。』其實一件事情做得合宜、一份禮物送得合宜也是如此。

曾經聽過情人節壓力(Valentine’s Day Stress) ,也實在親身體會了,但總尋不着減壓捷途 。說真的那裏來這麼多點子?結婚多年怎能不技窮?故技重施是否能被接受?如何安頓子女撥出二人世界的空間?貼心安排的節目是否會因突發的意外而泡湯?精心挑選的禮物是否合他心意?

今年的情人節安排了一打玫瑰及小禮物,在情人節的早上送給太太,一切都如願地美滿。因為沒有預先安排晚餐,便問他晚上喜歡吃些甚麼?豈料太太的回答是吃餃子。『或者,你會喜歡來一客牛排?燒排骨?烤雞餐?』我說,心中盤算着的是浪漫的燭光晚餐。太太沒有正面回應。『牛排吧,』我心中想,『加上一點燭光,那便perfect了。』自覺是最完美的選擇,而今天當是個完美的一天。應該不會再有甚麼差錯罷?心中卻隱約覺得不妥……『餃子燭光晚餐?不會吧?』

拜讀過Dr. Gary & Barbara Roseberg的著作,當中指出男女分別都有藏於心底的愛的需要(Love Needs) ,這些需要大約可以分為二十種類。不同的人對某一些愛的需要有不同的渴求程度;同性的比較相近,異性的差異可以很遠,而且對這些需要的定位也各有相差。有些人特別渴望得着鼓勵和肯定,若配偶能在合宜之時給予適當的欣賞鼓勵,在他的心中便自動解碼取讀為愛情的表現。當然『合宜與適當』決定於誰便是另一番考究了。有些人特別渴求伴侶之誼、或是渴求被了解和明白、或是親蜜的關係、或是事業上的支持、浪漫的時光……林林種種、各有不同,而且需要的表達模式亦不一樣,若要單憑猜測來滿足對方愛的需要,直如大海撈針,果效往往事倍功半,甚至可能白費功夫,換來不歡而散的收場。

網上流傳着一篇文章:『兩個好人卻沒有一段好婚姻』,所講述的便是如此的悲情現狀———太太一直致力於家務,為要給丈夫一個安適的家,並為這個愛的表達費心勞力經營,最終卻發現丈夫所要的是他撥空時間來相伴,原來伴侶之誼才是丈夫心中的需要。愛的需要得到滿足,便帶來被愛着的感受,婚姻中的滿足感便由此成就。這道理看似簡單,其實行出來不易。

今天我發現了原來其中暗藏着許多的關口。第一個關口,是對自己愛的需要的發現,提高足夠的自我檢視的能力便是大利。第二關,是接受及承認自己的需要,當中的阻力是自我形象的健康程度。第三,向配偶表白自己的需要,目的是增進彼此的認識,增加夫妻間的透明度,而非單向地不斷索求。表白之後,如何回應是全在乎對方的自由。別忘記第四關———向配偶坦白如何才可滿足這方面的渴求。因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一套,他的一套我不一定管用,按照自己的口味來量度別人最不洽當,所以讓別人來測量自己並期望可以得着滿足便很不切實際。一頓美滿的情人節晚餐該是怎樣的呢?我想的是牛排,他想的是餃子;不屬於黑白是非的理論,但正是一個美滿晚餐的關鍵所在。第五,聽過了對方需要的表白,要下自身的需要和成見來按對方的方法去滿足他。想起哥林多前書七章3-4節,談到用合宜之份待配偶、談到放下主張自己身子的權柄、談到對配偶的虧負,才發現原來自己曾是如此作了『負心的人』,十分汗顏。

說來人間夫婦的情愛原是反照了神人之間的關係,夫妻的親蜜上可以學習與神親蜜的契機,那麼在愛的需要上,我們也有屬靈的學習,來幫助我們與神親近。『祢愛的需要是甚麼?』我問上帝。

『我已指示你何為善 (吃餃子便好了) 。我向你所要的是甚麼呢 (祢要的是…)?只要你行公義好憐憫 (作個堂堂正正的有情人,好跟我匹配),存謙卑的心與你的神同行 (放下自己心頭的事,把置於心上,花一點時間來陪我)。』這是彌迦書六章8節的經文,自信主以來便背誦的,到了這個情人節竟成了神寫給我的情書,傾訴着上帝的心事,署名「屬於你的,神」。

這便是我在過去數天的經歷,與你分享分嚐,到了這裏就打住了。至於當天晚上吃的是餃子還是牛排?我的下場是如何?我想……還是留下一些空間給讀者聯想。要是讓你來決定,你會如何選擇?

2009年加拿大各地的夫婦營已是如箭在弦,請你在禱告上紀念我們,我們也十分需要你協力為我們推動宣傳營會的報名。各營的日期及報名表格可在我們的網頁下載,我們也於youtube上載了『夫婦營』的介紹短片及見証短片,方便大家使用作宣傳的工具。我們更設有夫婦營的禮券來承載你祝福的心意,希望大家可以多加使用,用得合宜,也有『金蘋果在銀網子裡』的光芒呢。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