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變」與「不變」中服侍羅鍾素文基層部同工

人一生的成長階段,總會經歷很多的改變,而面對改變又會帶來一定程度的壓力,這是不爭的事實,在改變的過程中,人如何自處面對這些壓力,這又會影響其一生的成長,故此人永不能離開成長、改變、壓力…。
2009年9月1日開始,我由「國際家新」借調至「香港家新」,為要將基層課程順利推展至「香港家新」,並於明年2010年1月1日成為「香港家新」正式同工。驟眼看來,這確是工作的改變,但細察工作範圍、性質,甚至工作環境上,卻沒有多大的改變,所以帶來的壓力感並不強烈;反而,透過這改變卻給自己有機會去反思與引證,過去多年以來我從 神領受的心志:服侍基層。我不敢說,這是 神給我的異象,但卻可以說是我多年服侍的目標。
回想七十年代的香港,工業發展蓬勃,很多基督徒開始關注工友的需要,給工友關懷及向工友傳福音,他們放棄原先高薪厚職的工作,願意像耶穌基督降卑,轉職進入工廠成為工友,領人歸主。當我完成中二後,因為家庭經濟的原故,即使過往成績不俗也要停學,日間要往工廠工作幫補家計,晚上進入夜校繼續學業,並且因著夜校認識了基督徒的工友同學,而使我接受耶穌基督成為我個人的救主,在這一段人生台階上,頓然改變了我的一生。
記得當時很多基督徒工友,包括我在內,信主後努力要完成夜中學,希望能轉換職業,例如幼師、寫字樓、公務員、郵差等工作,期望儘快脫離「工廠妹、工廠仔」的形像,我也曾不例外,當我拿著會考成績欲轉換職業時,有一天靈修,一首詩歌突然出現,特別其中一句歌詞深深觸動著我,即是到今天,仍然很清晰、深刻地印在我腦海裡,歌詞是:「親愛牧者,請問群羊將何往?是否牧養在芳草場…」,我立時想起,當初我信耶穌,不是因有基督徒肯進入工廠傳福音嗎?不是有人肯放下原先的職業來服侍我們嗎?為何我在工廠信耶穌,卻要努力逃出工廠?難道我已忘記其他工友同樣需要福音嗎?當時我感到很慚愧、很慚愧,淚流滿面,懇求 神赦免我的忘本忘恩,我在 神面前立志留在工廠裡,努力領人歸主。直到九十年代,工業息微,加上家庭的需要,我才離開工廠,但是我並沒有放棄這個心志,服侍基層的心一直伴我同行。所以後來無論是進修和工作,或在不同的機構、教會服侍,我都是以此成為我服侍的對象。
當初由教會服侍轉入「國際家新」,也是因與丈夫一起研發「基層恩愛夫婦課程」,過去數年「家新」的服侍,看到基層夫婦在婚姻路上得著 神的祝福,更加肯定 是神賜給我們夫婦倆的心志。現在因應事工的發展,「香港分會」承接基層事工的推廣,目標是使更多的基層家庭能得著祝福。猶記得早前邱清泰會長因這種改變而徵詢我的意願時,我用肯定的口吻來回答他的詢問,我說:「我服侍的對象群體祗有一個,就是「基層」,同樣地,在我心中祗有一個「家新」,不論是「國際」或「香港」,對我來說這只是行政安排的不同,但並不改變我服侍基層的異象,況且在基督裡的「服侍」應是沒有地域限制的。」
現時,我懷著既興奮又戰兢的心情去面對「變與不變」,「」:指由「國際家新」轉變至「香港家新」身份的改變;「不變」,指的是服侍的對象卻仍然是基層,是不會改變的。願 神繼續祝福基層。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