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告”──祷告出来的能力!
竹君
 
              记得在三年前,我们在北加州举办了一次“带领夫妇训练营”。第一天课程进行得非常顺利,大家也都很高兴。我们回到家,感到非常疲累,吃了点东西,清泰就先去睡觉了。平时我没有习惯马上去看电子邮件,但那天我却去开了电子邮件来看,想知道是不是有什么事我该要知道的。我看到一封电邮,来自刚刚下课回家的一对受训学员,那位太太发了电邮给我们说:要我们迫切为他们祷告,因为丈夫的肚子突然间痛得不得了,从来没有这么痛过,也不知道明天能否继续参加这个训练,怕是要送急诊了。我看了之后十分惊讶,就和这位太太通了电话,也与另一位姐妹一起在电话中为这位肚子痛的弟兄祷告:奉主耶稣基督的名,圣灵的权柄和能力,斥责肚子痛要离开。因为我们深深相信这是撒旦的攻击,而且攻击得这么勐烈,这么明显。为何我心中有这样的感觉呢?因为这一对夫妻对“恩爱夫妇营”的事工是十分有负担的。这位先生曾表示:他很看重这个事工,他要用心的来学习,因为他打算退休后要全时间来做家庭的服事;他和太太都五十多岁,孩子都大了,所以愿意全心全意的投身在这个事工上。于是我们在电话中迫切的为他祷告,迫切的唿求神,大声的斥责撒旦,不得再来搅扰他。祷告后,我们心中还是挂念不知他明天是否能来上课。第二天早上,当我们看到他们出现的时候,大家都兴奋得鼓掌!这位弟兄告诉我们,当我们为他祷告后,他就去休息,肚子也不痛了,也有一个时间长、品质好的睡眠,所以早上精神就恢復了,真是感谢赞美主!
 
              过了一个月,我们在带领夫妇每个月的祷告会上与这对夫妇重聚,这位弟兄还表示:他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严重的肚子痛,然而一个月前的肚子痛,在这一个月里也没有再发生过。我们真是深深的感谢神,我们也知道这是魔鬼的技俩,我们凭着信念就把牠斥退了。
 
              另外还有一次,有一位姐妹是地区的负责同工,是事工协调小组的联络人,她在週末要办许多“家新”的事,并且在週六要去一个团契推广介绍“家新”的事工,十分的忙碌;而她週二发现脖子上长了一圈的“蛇”,是又痒又痛很不舒服的。当她为了办事,走在“唐人街”上,人来人往,人声喧嚷的当儿,她突然听到一个很“静”的声音:「这么多事情发生了,妳还要再做吗?」好像意味着:这么多不好的事发生,妳也很累又很沮丧,还要再继续做“家新”的事工吗?她知道,这是从撒旦来的声音,她马上说:我不怕,我当然要做!我还是要继续做下去!我不怕你!因为她知道这是从撒旦来的攻击。感谢赞美主,这样的宣告后,她才又重新听到人群喧嚷的声音,而这个搅扰她的声音也不过出现十几廿秒钟。
 
              去年我听到这样一个见证,有一位师母,她非常支持“恩爱夫妇营”的事工,很愿意教导这样的课程,甚至和丈夫说,要减少其他的服事,多投身在“恩爱夫妇营”的事工,帮助更多的夫妻能有健康美满幸福的婚姻家庭生活。有一天,她在后阳台上为我祷告,因为她知道我有好几年的脑瘤疾病,而且近来视力愈来愈不好。就在她跪下祷告的时候,当时阳光很灿烂,她也以一个虔诚的态度,跪着祷告。但在她祷告一半的时候,突然有声音,当时在她脑海中有着我的形像,我一只眼睛已经失明了,另外一只眼睛也被勐烈的攻击,当时有一个冷峻的声音说:「难道妳也想像竹君师母这样吗?」这位师母已是第四代的基督徒,她马上大声的斥责说:我不怕!撒旦退去吧!我不怕!
 
              听了这个见证及以上的经歷,我知道,撒旦是在攻击我们,不单只攻击我们的带领夫妇,攻击来参加的夫妇们,攻击要投身这项事工的夫妇,当然牠也在攻击我和会长。但我也要在这里宣告:我不怕!撒旦,退去吧!当您看到这篇文章的时候,我盼望您也能鼓起您的勇气,带着权柄与能力,因为耶稣在十字架上说:「成了!」的时候,祂已经赐下能力与权柄给我们。祂说在我们里面的,比那世界的更大;祂也说,我们可以在世上做比祂更大的事。所以当您想起要为我争战,为我祷告的时候,我希望您每天也能为我宣告;如果全体“家新之友”每天都能三次为我宣告的话,这个力量是无比大的。奉拿撒勒人耶稣的名,圣灵的权柄与能力斥责竹君的脑瘤,要痿缩退去,她的眼睛要復明。主耶稣在十字架上说成了的时候,祂己将能力与权柄都给了我们,我们就可以靠主的名施行权柄。盼望我们每一个人都成为有能有力的勇士,为主打那美好的「圣」仗。主的圣灵在竹君身上,主耶稣是竹君永远的光,她的眼睛要完全的復明,哈利路亚赞美主!赞美耶稣!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