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典之路」-家新在台湾的日子          陈证安 台湾家新执行长
 
2002年在台湾举办了第一届的MER,开启了家新在台湾的日子,现在已经过八年的时间,日子不算长,也不算短,到现在约有超过1,000对夫妻参加营会,以及数十对的带领夫妇的同工,当中经歷过数算不完的感恩感谢之事,无论在哪一个时间点上都有神蹟奇事发生,从行政事务到营会举办,从个人到夫妇,从不足到富足,总都是有位我们都需要的主,在引领着台湾家新及带领夫妇往前行,虽然没有广大的资源,也没拥有婚姻专业人才,能有的就只是带领夫妇的心,甘心乐意地无私奉献自己,为台湾这块土地上的婚姻家庭努力,做一个可以只荣耀神,谦卑自己的人。
 
 首先,特别对于兴起台湾家新前几个很重要的同工,若不是他们带着异象和使命,及经歷许多困难,仍能坚持他们所领受的,才会有现在的家新,当时一开始推动营会,在教会中对这个事工没有相当的重视,以至于困难重重,所碰到的闭门羹不计其数,挫折打击对内心的冲撞,那种失去信心与期待的情境可想而知,可是当真的打开营会之门时,虽然举办营会多觉得心喜,有些许的成就感,但同工却忙的不可开交,同工们事业与家庭无法兼顾,受到许多的冲击跟矛盾,反而再陷入另一个挑战与风暴,往往带领夫妇产生一种纠结,对人来说是一个难受的过程,因为内心会经歷不安、困惑、伤痛、责备与无奈等,自己需面临这些挑战与打击,然而这些经歷锐变的过程,是要让生命长大成熟做预备,回首过去,发现这些前辈的同工是有多么的不容易,将有好的典范留在台湾家新。
 
在家新八年的时间,开始接受第一届带领夫妇的训练,进而实际带领营会,用这已设定好架构的教材,只要用人的智慧与方法,就可以使用这套教材把课上得很好,事实上也是真的这样,因为对带领夫妇来说熟练教材并不是一件困难事,然而更深一层思考并不是如此,常在营会中与同工课后讨论分享时,我们就不难发现,绝大数夫妇刚开始时,都是期望把课上的完美没有遗漏,没有缺失,获得学员与其他带领夫妇的正面认同,而常常遗忘了与学员夫妇间的关系互动,将喜欢上台教课带领,与喜爱学员夫妇分成两件事,以至于只着重在课程上,上的好不好,果效好不好,而未将焦点放在他们夫妇身上,也未深入思考他们的需要,这些都是正常人的心态,过去我们曾经都是如此,神在家新操练带领夫妇第一个就是学习爱。
 
站在台上往往是众人注目的焦点,尤其你是领袖时,你如何看待自己呢?几年前有一段文章是台湾家新同工陈増韡夫妇写道:「做领袖和当僕人有甚么差别呢?作领袖为了要完成自我的期望,当僕人则是要完成主人的期望;作领袖要其他人听命于自己,当僕人则要听命于主人;作领袖是最终的决策者,僕人是最后的执行者;作领袖是用权力来利用人完成目的,作僕人则是发挥自己的恩赐来成全别人完成目的;作领袖需要得到众人的肯定认可,当僕人只要得到主人的肯定与认可;因此,从许多不同角度来看,作领袖和作僕人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概念」。当看见这段话对我有很多的提醒与帮助,重新思考过去的日子,我是在当领袖?还是僕人呢?对我来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想在家新要成为一对生命成熟的带领夫妇,这必要条件的是第二个学习作僕人。学习爱与作僕人,对带领夫妇不是容易的一件事,不仅自己要与配偶,也要其他人一起学习,在这歷程中就像在淬鍊的过程一样,每一个作业或流程都是在去芜存菁,塑炼成神喜悦而独特方式,也不断地扩增自己生命的容量,成为神所使用的器皿。
 
至于我最大改变就是没有甚么改变,但神却给我不是人的改变,而是神的方式,从一开始原本以为只是一个服事,并未想太多,然而当事工越陷越深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有许多生命中的缺乏与不足,无论在事工知识或生命的成熟度,都远不及于配偶或他人,纵然我在工作上有自己的领域,例如初期在备课的时候,都会跟静枝有冲突,认为我自己的方法是最好的,而忽略静枝的想法,当课后的评量时,我就被邱博士盯得满头包,拿回一堆的挫败,评量的建议改善内容有90%是写我,而不是静枝,自信心一再被摧残,这让我很讶异,心想怎么可能,总是认为工作专业能力会等同于服事专业能力,然而经过几次努力不懈的挑战后,但仍是邱博士及静枝的手下败将,「败坏之先,人心骄傲;尊荣以前,必有谦卑。」箴18:12,我开始思考我是个甚么样的人,最后在检定合格前的一次评量,邱博士说一句话「你怎么总是想到你自己呢!」,这时彻底瓦解我那自负骄傲的心,好像一把刀插进去我的胸膛,那种痛只有过来人才知道的感觉,会后开车四小时回途中,我并未和妻子说一句话,踏入家门时,静枝只淡淡地问了一句「你一定很痛是不是?」,我回答「嗯!」,这也开启我检视自己、认清自己并也努力地认识自己,蒙神的保守,透过圣经真理及属灵长辈的协助,让我有很多的调整,直到如今仍在学习中,神用祂的作为在震撼我的生命。学习爱与当僕人,是我自己觉得在家新服事中领受最多的,而静枝是我学习的对象,因为她有很成熟的生命品格,若不是她,我甚么也都不是,是她使我的生命才得以生存,感谢神都将我的需要都放在我的周遭,让我经歷与成长。
 
近几年来台湾家新的带领夫妇,有人进来,有人离开,进来的都非常忠心在这服事上,离开的有移民、有献身于神、转换服事禾场、工作或服事忙碌、家庭因素等等,无论来来去去的人如何,神都有祂的时间与美意,而我觉得很开心且感动的事,是和这群带领夫妇一起,无论是开会或带营会或家庭退休会等,都愿意排除困难尽力参与,并且谦卑学习爱与作僕人,一同投入在这团队当中,给予我很大的鼓励,这是何等的宝贝啊!,我想这是神给我们最好的礼物。国际家新二十年,台湾家新八年的过去及未来,都不是只有我孤单一个人,而是一个群体团队,为着同一领受异象而行,国际家新也不会是孤单独行,而是全球各地区家新群体团队一同前行,相信神必定会兴起更多的人及地区,建造家庭来荣耀神的名。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