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为婚姻立界线》开始


美心◆国际家新文字传播媒体部同工

 


作爲一个经常在实体、网络书店流连的僞书迷,知道亨利•克劳德博士(Dr. Henry Cloud)和约翰•汤森德博士(Dr. John Townsend)的《过犹不及》(Boundaries)及其一系列「立界线」的书已经很久了。而真正让我拿起来看,是在听了一次戴惠婵姑娘的讲座之后(戴姑娘也在本期季刊撰文),那是我第一次意识到很多人际矛盾的根源正是界线感的缺失。「界线」对于华人来説,简直是一个离经叛道的概念,好像我们素来是追求「和」的民族,谈任何界线本身就是一种罪过。然而在讲座中我听到了一个词,「混融」,当人的情感、责任,你我不分,纠缠在一起的时候,那不是「和」,而是——「我不开心都是你的错!」「我做了那麽多你凭什麽还不开心!」耳熟吗?当时直听得我耳根发热,「哇!这不就是我吗?」

 

有了这样的一个引子,当我捧起《为婚姻立界线》的时候,我知道我不是在找保护伞,不是把婚姻里的鸡毛蒜皮划一条「三八线」——这些事归你管,那些事归我管,而是开始一趟胆战心惊的直面自己本相的旅程(以至于那倔强的自以爲是的老我非常不舒服,甚至都不愿意翻开这本书)。

 

因爲两位作者都是执业心理医师,书中有很多的实例,并不是那种只讲婚姻应该怎样美好的书,让读者除了羡慕嫉妒恨,对自己的婚姻依然束手无策、无从下手。很幸运的,你总能在书里找到跟你们很像的夫妇,比如需要对方有求必应的吉姆和莎莉,或者发现对方吸引人的特质变成噩梦的艾瑞克和亚曼达,然后看到作者的分析;你也可以看到心心相印的法兰克与茱莉亚,或者轻松地保有自己时间和空间的瑞奇和玛莉,发现原来这样会更好。两位作者在前言就讲了:「婚姻的首要便是爱。……爱是婚姻的核心。」当你还在沾沾自喜地觉得「这还用你说」的时候,笔锋一转:「然而,光是有爱还不够。婚姻关系需要其他元素使他成长茁壮。这些元素便是自由责任。当两个人能自由地表达不同意见时,便能自由地去爱。当他们不自由时,就是生活在恐惧中,爱也就随之夭折了。」作者希望通过这本书,帮助我们「提升」爱、「发展」爱、「修復」爱,「透过为爱提供一个自由与责任均衡的理想环境,来延续爱的寿命。」

 

特别吸引我的是在第4章「二人才能成爲一体」中提到的「你不是我」的概念,这是界线原则中最重要的一点。我们往往不由自主地觉得结婚以后对方就是我的,然而作者直接当头一棒:「对方不是爲了满足你个人的需要而存在的。」换句话说,如果我希望在婚姻中找到一个人像母亲对婴儿一样的有求必应,以我为中心,来满足我的需要,或者弥补我个人特质的缺乏,成爲我的延伸——对不起,这是行不通的!因爲配偶是一个截然不同的独立的个体,是一个真正的人,不是我的附属品!
 

圣经中「二人成爲一体」的必要条件就是「两个完全独立成熟完整的个体」。不够独立成熟怎麽办?不断成长!

 

只有认识到「你不是我」,才能够接纳配偶的感受(这与我们在家新恩爱夫妇营中学习的「感觉就是感觉」也是一致的);才能够接纳和尊重配偶的不同,而不会把彼此的差异看作是威胁或针锋相对;才能够不以自己期望的角度来看配偶,而珍惜和欣赏他/她的本相。「不再以你自己作爲出发点,单单地珍惜对方的存在,这就是爱。

 

因此,自由是爱的先决条件。显然我们都不愿意被辖制,但也不愿意因爲对方的自由而被冷对。为避免自由被自我中心利用,作者同时也提到了圣经里的黄金法则——「弟兄们,你们蒙召是要得自由,只是不可将你们的自由当作放纵情欲的机会,总要用爱心互相服侍。因爲全律法都包在『爱人如己』这一句话之内了。」(加5:13-14)「你们愿意人怎样待你们,你们也要怎样待人。」(路6:31)

 

圣经箴言31章被作者视爲夫妻关系典范,这促使我以全新的视角来看这一段常被用来描述才德的妇人的经典。你看,他们夫妇二人各忙各的,「同时展现出个别性,同时也有很深的连结」。似乎婚姻中二人相处的秘诀,就在于如何在自由与连结之间取得平衡。我想,你一定会有兴趣了解更多,那就从《为婚姻立界线》开始,从自己的成长开始,进入真正的合一。神祝福你们!


(本文刊于家新季刊72期《探戈——夫妻相处的艺术》之读后有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