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来跳这支舞


戴惠婵姑娘香港基督教宣道会北角堂家庭服务中心资深家庭婚姻治疗辅导员

 


一对快四十岁的夫妇来寻求婚姻辅导,因为丈夫最近发现太太和上司过从甚密,甚至可能超越了界线,悲愤纠结之下丈夫恨不得马上离婚,太太也羞愧得想离家出走,但碍于子女还小,需要母亲的照顾与关爱,双方都只好强忍着伤痛来维繫这段伤痕累累的破碎关系!他们寻求婚姻辅导的目的,是希望辅导员能教他们如何跳一支表面看似平和,但内里却不用接触的舞!
 

细听他们的哭诉,慢慢了解到他们为何会走到这个地步了!他们都是在教会成长及认识,丈夫被教导要做婚姻及家庭的「头」,加上他在家里是老大,所以很自然地担起了大当家的角色,事无大小都归他管理;而太太则被教导要对丈夫一味地顺服,加上她是家里最年幼的,所以也很自然地扮演着「跟从者」的角色。他们都认为只要固定在这种互动模式里,便能造就出一个有强健带领风范的丈夫,及培育出一位贤良淑德的太太来。他们更相信这种「一强一弱」的互动模式,可以平衡婚姻关系,并维持一个平和(其实只是表面)的状态!
 

在辅导室里常常看到很多「佳偶」在经年累月地跳着这样的舞,他们没留意到「长久固定」地跳这种舞步时,会使婚姻关系渐渐出现很大的倾斜,越来越失衡──强者愈强,弱者愈弱!在不知不觉中,他们变成了「怨偶」!
 

美国精神科医生梅利•博域(Murray Bowen)创立博域家庭系统理论(Bowen Family SystemsTheory)他提出每个人的情绪功能都与其他人互相紧扣并相互影响。他称这种「长久固定」的「一强一弱」的互动模式为「交互式功能失调」 (Reciprocal Dysfunctioning):夫妇透过其中一方「功能失调或减退」来处理关系中的紧张和焦虑。配偶一方成为「功能过高的(over-functional)照顾者」:负责控制大局,承担家庭的主要责任,照顾另一配偶为对方牺牲;而另一方则成为「功能过低的(under-functional)放弃者」:放弃自己的责任,越来越听从配偶的决定和指导,越发表现出弱小和无助的形态。
 

这种「一强一弱」的互动模式有其适应性和功能性。若配偶短期互相让步或迁是可以接受的,对婚姻也没有破坏力。然而,若这样经年累月地互动,会使这些「佳偶」强制地埋藏或抑压着不少的负面情绪,夫妇二人其实都各有痛苦。作为「照顾者」的配偶慢慢会感到被困、疲累、苦涩、怨愤、被利用和不被欣赏,被责任压得透不气来,也被限制追求自己的人生目标;作为「放弃者」的配偶则感到被压迫、支配和操控,最终不能再容忍这种情况,不是感情出走 (如上述个案中的太太),便是情绪或身体出现问题!而这种所谓的相互平衡的状态便会崩溃!(註1)


婚姻关系若出现以上的模式,表面上看来好像只是一个太强一个太弱而已,只要互相调整一下便可以了。互相调整当然可以令紧张的关系暂时得以舒缓,但事实上太强的「功能过高者」或太弱的「功能过低者」,同样都很难作出长期的调整。原因到底在哪里?
 

博域医生指出每一个个体或系统都被两种互相抗衡的生命力(life forces)所支配:「连结性驱力」及「个别性驱力」(Togetherness-individuality forces)。「连结性驱力」推动我们寻求别人支持、同意、关爱、亲近;同时亦会被「个别性驱力」推使我们努力保持自己的独特性、原则及发展自己的空间。这两种推动力时常在互相抗衡,若夫妇双方各自都能平衡这两种生命驱力,那么他们的婚姻关系便能发挥最大功能。
 

个人或婚姻系统在情绪安舒的状态下,这种生命驱力较易友善合作;但在情绪焦虑的状态下,驱使连结的力量会增强,过程中,每位成员都容易倾向期望自己和别人在思想上、行动上和感受上相似。若焦虑情绪不妥善处理,让它继续高涨的话,驱使连结的力量便会持续增强,这会导致与人关系纠缠不清和情绪融合的状态(fusion)出现,彼此情绪上互相牵引着、操控着和依赖着对方。(註2)


圣经创世记里有一对夫妇就是这种典型「交互式功能失调」夫妇──亚伯兰跟撒莱。撒莱在高度焦虑下扮演了「功能过高的照顾者」,要亚伯兰与她的婢女夏甲同房(创16:2),为要完成神对亚伯兰有亲生儿子的祝福对应撒莱,亚伯兰扮演了「功能过低的放弃者」:在生养子女上,他完全放弃主见,更放弃坚信上帝的应许,盲目地附和了撒莱的决定(创16:4),之后也带来两个儿子及其后代不断的纷争!
 

故此,夫妻双方若能管理、调整好个人的焦虑,自然能良性地影响到配偶的情绪反应,就像跳探戈舞一样自如地有时放开,有时拉近,在「连结性驱力」及「个别性驱力」上取得平衡圣经有多处地方提到「彼此」及「互相」——「彼此相爱(约13:4)」、「互相宽容(弗4:2)」、「彼此顺服(弗5:21)」、彼此敬重(弗5:33,彼前3:7),提醒我们在婚姻中夫妻双方都要担当责任。当愿意如此实践后,便会看到整支婚姻之舞都跳上舒适轻盈的步伐了!

 

註1:国际社家庭学院 ISS Family Institute. International Social Service Hong Kong Branch–www.isshk.org博域家庭系统理论。

註2:Bowen, M. (1978). Family therapy in clinical practice. New York: J. Aronson.p 277.

(本文刊于家新季刊72期《探戈——夫妻相处的艺术》之家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