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里的空间问题

——周天駇专访
 

受访:周天駇◆澳洲人际基建总监、澳洲家新辅导员

访谈/文字整理:美心
 


编:对于很多婚姻关系中一方比较高需求(demanding),另一方比较疏离的情况,从辅导角度您有什么建议呢?

周:高需求可指常缠着对方,或经常要求对方按照他的方式做事,或两者皆有。形成这种关系的原因有三方面:

第一,各自原生家庭的影响。若与原生家庭的关系较亲密,就会期望在婚姻里也同样亲密;若与原生家庭关系较疏离,就不易有亲密的相交。另外就是原生家庭处事的弹性,弹性高的家庭能容纳彼此的不同,弹性低的家庭则要求对方配合自己。

第二,个性差异。有些人比较随意、慢热;有些人组织能力强、行动快,就会觉得较随意那方好像什麽都不重视。

第三,一个追,一个逃。过去处理分歧的经验造成一方心理上里有些压抑,于是退缩;另一方看对方他退缩就更加追紧逼,逃的一方则更加退缩,形成不平衡的关系。

处理的方法有以下三点:

第一,增进双方的了解。鼓励较抽离那方说出内心真实的感受,较高需求那方才会意识到自己的做法会让对方不舒服;同样高需求那方因为经常得不到积极的回应,也要说出自己的挫折感和原因,让较抽离那方知道。

第二,学习在有分歧时心平气和地讨论。包约翰(John Powell)在他的书《为甚么我不敢爱》里说过:「持相反的意见,本身并不会构成爱的阻碍。只有在一方或双方在情绪上受到压迫的时候,爱才有危险。」 较高需求那方会觉得「婚姻就应该是这样的」,但却令对方有压迫感。可转换一下表达方式,只谈自己的感受,不说对方的不是。例如:「上次我做了一些事,你当时有怎样的反应,我有不被尊重的感觉;这只是我的感受,并非我对你错。不知道你的看法如何?」在没有压迫感下,较疏离那方就较愿意分享他的想法。

最后,多考虑对方的需要。因爲人都自我中心,只想对方满足自己,但说到底婚姻其实是不断学习付出与捨己的一个过程。

编:「付出」和「捨己」是否等于「没有了自我」?现今社会甚至出现「婚后分居」或「在一起却分开住」(Living Apart Together)、结了婚仍各自跟父母同住,说是想多点私人空间或实现自我。这些情况可以怎样引导他们呢?

周:不错,有时候会听到有人说:「付出、捨己,岂不是没有了自我?」谈恋爱时其实人都是先考虑自己。人海茫茫中选择这个人,就是因爲他有些方面可以满足到我的需要。但此心态应该渐渐转换,开始想到生活中不只是我自己,还要考虑对方的需要,要学习不断付出,不断迁就。所以婚姻是由自我为开始,但慢慢应以对方为目标。其实人是在付出的过程中活出自己的。比如,妈妈为了出生的孩子牺牲睡眠时间,甚至连轻松一下的时间都没有,把时间、精力全都奉献给孩子;在这过程中她是不是没有自己了呢?不是。她正是在不断的付出中,很充实地活出妈妈的角色来了。

「流泪撒种的,必欢唿收割。」(诗126:5)看来像是捨弃,其实最终是得着。正如耶稣的生命,祂不断服侍人、治病、赶鬼、传福音,连睡觉枕头的地方都没有,最后甚至连性命都付上。以人的眼光看,祂什麽都没有。但是两千多年后的今天,千千万万的人跟随祂。就像一根蜡烛,不用没有任何意义,只是摆设;但如果把它点燃,虽然会痛苦,但也就完成它的使命,发出光和热来。

另外,二人成爲一体,是不是都要一样呢?「一体」不等同于「一样」,孔子说:「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意思是有教养的人可以和平相处,虽然大家有所不同;修养不够的人坚持大家都要一样,反而不能和平共处。这是我们值得去思考的。每个人的偏好都不同,例如丈夫喜欢玩音响、摄影等,只要不太过分,就给对方一些空间;避免小事变大,「败家子」、「赚钱不见你赚得多,花钱就会」这些批评更不能说出口。

编:日本也有「卒婚」(老年夫妇声称仍然相爱,但「分开居住」去实现各自的梦想);各地成熟婚姻离婚比例也在上升,对这些现象,你有什么见解?

周:结婚最初的动机较简单,有个伴、性需要、建立家庭、生养孩子等。但当这些需求开始变化,孩子长大、性需要减弱、与对方一起经营这个家的需要降低,加上与配偶相处长期不愉快等,就会令人重新审视他的婚姻。以往一起赚钱养家、养育子女,为共同目标付出得都很理所当然;但当目标消失后,就变成不太需要对方配合,多了选择空间,个人需求就冒升,加上过去长期积累而未处理的矛盾冲突、压抑很久的负面情绪或需求,最终可能各自寻求空间,甚至寻求离婚。

几年前澳洲有个统计:过去25年,离婚的总数有一些上升,而其中结婚年期较短的离婚数字并没有太大变化,反而结婚20年左右的离婚数字增加了,而且多数由女性提出离婚的数字明显增加。可见子女成年后,可能是婚姻另一次危机。

有些人没有离婚但分居,各自追寻梦想,可能是以前有很多因素限制,没有条件作这个选择,女性相对也比较依靠男性;但现在男女都不一定需要依靠对方生活,子女长大了,太太也可以再出去工作,经济上也不需要依靠丈夫。当生活的基本需要满足后,精神层面的需要就更被重视。、

编:几年前一篇您的专访《离别最伤情》(《号角月报(澳洲版)》),提到您跟妻儿也有一段不得不暂时分开居住的经歷。对于一些因为事业、孩子求学或移民等原因而分居两地的夫妻,您有什么建议?

周:
要维繫由外在因素影响要分开居住的关系,很不容易。幸好现在科技发达已经相对多了很多保持联络的方式;但短期还能应付,长期分居就不行。

第一,保持定期良好沟通。夫妻一起住,每天总会谈话,但分居两地就会连最基本的沟通也被严重剥夺,所以无论是很忙或是没什麽特别的事,都要花时间聊天,否则关系会出现困难。

第二,着重情感交流。沟通内容除了事情外(如儿子生病等),也需要谈情。面对面时可以对望、牵手、搭着肩,沟通内容丰富很多;在距离限制下,尽量在视像看着对方,多说情话来补足。

第三,做好聆听者。对方除了讲事情,是不是有言外之意的心事呢?例如她表面谈及儿子和妹妹打架,实际上是想诉说自己带两个孩子的挫折感、无助或情绪。聆听是需要学习的,学习怎样捕捉事情背后的感受。

第四,尽量多见面。最好每次见面后都约定下次见面的时间,比如一年四次,买好机票,这样就比较安心。见面时最好不要各做各的事情,尽量安排一些二人一起参与的活动。

总结来说,婚姻里的空间问题,其实是两个不同的人在一起,学习怎样彼此尊重地相处。一个自爱的人,有能力独处,也会允许配偶有个人独处的空间和时间,同时又愿意花时间在一起。「凡事谦虚、温柔、忍耐,用爱心互相宽容,用和平彼此联络,竭力保守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弗4:2-3)在婚姻中考虑对方的需要,以「利他」的爱彼此连结,活出神设立婚姻的真正意义。



(本文刊于家新季刊72期《探戈——夫妻相处的艺术》之家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