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职场难上位?」--以《向下的移动》切入

 

辜伟雄◆香港筲箕湾潮语浸信会堂主任

 

前阵子与弟兄分享,谈到一篇来自英国的「分析评论文章」,苹果日报将之翻译并题为「基督徒职场难上位?英分析指没野心 不求争胜」(注1),或者可以「向下的移动」来切入作「分辨」。

 

这段「分析」引用了英国官方机构“Office for National Statistic”(ONS)于2011年所作的统计,这统计似乎是用作研究「信仰」(不同信仰)与「高职位」的关系,并从「现象」中发现作为英国「主流宗教」的基督教,「基督教徒」在「高职位」中只佔少于五分之一,而「其他宗教」(文中引用了犹太教印度教)似乎得着高职位的比例似乎远多于「基督教徒」。

 

从原文的「标题」中,分析员提出了三点:第一点只可算是非常「笼统」的指出,「基督徒」是因着他们的「信心」(Faith是指「信心」或是「信念」?又或者是指「价值观」?);第二点则完全是从统计学来说明:因为按照文中的说法,英国的「基督教徒」在这十年间少了4百万,跌至2011年的3千3百万,按数据来说少了超过10%;然而,这还没有计算英国的人口增长,所以实际「基督教徒」佔全英国的实际比例之下跌应该远超过10%,所以单从「比例」来说,此消彼长,高职位的「基督教徒」当然会相继减少了;第三点则似乎是指「基督教徒」的工作态度,没有犹太教和印度教徒那麽勤力,所以理所当然不能位居要职。

 

这只是文中「数据」上的现象。但文中引用Economist中的分析说:「『基督教徒』佔[英国国民]的大多数,而他们似乎并不太有上进心和努力工作」以「态度」来估计这现像为何会出现。或许如此,翻译在最开头加了一句「分析认为是基督徒一般安于现状,没有野心,才显得不力求争胜。」(「安于现状」似乎并没有在原文出现)。

 

究竟作为一个「基督徒」是否就「没有野心」?是否不「力求争胜」?是否就是「安于现状」?

 

若果从卢云的着作《向下的移动--基督的捨己之路》作为切入的时候,作者的这句话似乎是正确的。他在说明什么是「向上的移动」时,就曾有以下的说话:

 

「我们生活在这个高度竞争的科技社会,最大的特色,就是人人都被一种想要往上的移动所驱使……我们的整个生活方式,都架构在攀爬那把通往成功的阶梯上,并且想着如何达到顶端……我们的生命也都倚赖着这种向上的拉力,我们的喜乐更是从向上过程中得到的奖赏而来……许许多多的人和机构[作者似乎是在说父母长辈、教育机构],都用各种的方法来告诉我们,要尽可能地掌握知识,战胜他人。胜利是我们努力的惟一目标,而且愈有影响力愈好。就连爱,也变成一种需要去赢取的东西,是胜利者才能享有的特权。」(《向下的移动》,页29)。

 

这「向上的移动」,岂不就是在新闻报导中,踏上「高职位」的必然之路?「胜过别人」就是能踏上高位之first principle(不单是「勤力工作」)。然而,这正正是卢云在书中,以「基督捨己之路」来指明,一个真正跟随「基督的脚踪行」之使徒,不应该踏上的路,因为基督所行的,正正是「向下的移动」。卢云(正确的)引用了腓立比书中的「诗歌」,来说明「在拿撒勒人耶稣身上,你看不到任何往上的移动」:

 

「6 他本有 神的形像,不以自己与 神同等为强夺的; 7 反倒虚己,取了奴僕的形像,成为人的样式; 8 既有人的样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顺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腓二6~8)

 

卢云表明:「基督教救赎的歷史,自始自终就是一场抵挡这种「向上哲学」的革命。圣经中最大的弔诡,就在于向我们指出,真正且完全的自由,只有透过「向下的移动」(downward mobility)才能找到。上帝的道是向下来到我们中间,以僕人的身分住在我们当中。毫无疑问,神圣的道路就是一条往下走的道路。」(页35)

 

看到这里,我们似乎真的面对着一个「难题」,这真的是圣经所说的吗?我们真的可以将基督所行的救赎之路如此这般的「直接」引用到我们自身之上吗?难道作基督徒就是要「注定穷一世」?不可有(工作上)的抱负?不应好好的工作以「争取」好一点的生活?

 

卢云其实在书里有澄清一点:「我的目的,并不是要否定任何雄心与抱负,也绝非反对成长和进步。可是,真正的成长和这种由「向上移动」所驱使的成长截然不同。「向上移动」把成为「第一」当成它的目标,这样的雄心根本就无法承担更大的使命。错误的抱负与雄心和正确的抱负与雄心,两者之间有很大的差异,前者以权力为出发点,后者则是以爱和服事为基础;前者企图高举我们自己,后者则是希望让所有的人类都一同高升。」(页32-33)

 

或者,我们会以为这是十分「清高」的想法,似乎说明了若果我们有一个「正确」的「抱负」,基督徒或是信仰群体其实也可以视「向上」为正确目标。但卢云进一步说明:「一个人或一个团体的真正问题,不在于他们对成长的发展的渴望,而在于是否将「向上的移动」当成他们自己的宗教。这种宗教让我们相信,成功就代表上帝站在我们这一边,而失败必定和我们所犯的罪有关。我们会问:『上帝是不是站在我们这一边支持我们?』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么就代表上帝一定会让我们赢得胜利。」(页33)

 

我认为卢云所说的,切入在这段新闻中,可以诠释为:高薪厚职并不是问题所作,但基督徒若果视高薪厚职为上帝唯一的「赐与」,更以此来衡量「信仰」的话,问题就来了。卢云所带出的似乎是「顺服」,意思就是说,高薪厚职可以是上帝的赐与,而贫穷卑微同样也是上帝的赐与。只是当我们以「世界」的尺度来衡量时,我们会以为上帝是不公平的,因为「高薪厚职」是「好」,而贫穷卑微是「不好」,甚至有时会看成「咒诅」。然而,在卢云的眼中,这似乎是「倒转」的。他说:「我们开始明白,原来,向下的路并非通向地狱,而是通往天堂。牢记这一点,能帮助我们接受这个事实:在上帝的国度里,贫穷的人是好消息的使者。」(页41)

 

这(正如卢云在书中所说)完全是颠覆性的看法,与今天社会的普遍价值观完全背道而驰。然而,真正的基督徒不就应该是「颠覆性」的吗?耶稣的教导岂不是「颠覆性」的吗?说到底,耶稣基督行上了顺服(在苦难中学会了顺从)的路(来5:8),我们要跟从基督的脚踪行,也就是要同样的学会顺从。所以卢云说:「如果以为单靠自己就能活出向下的生命,效法基督只是责任,我们其实已经误解了这个向我们启示的真理……向下的路是上帝的,不是我们的……」(页44)不要以为自己能做什么,而是顺服于上帝,并相信祂所带领的路是我们要走上的路,无论在人的眼中是「成功」是「失败」,一条「向下的道路」就是一条「顺服的道路」。

 

无法在这「短文」中清楚说清这「向下的移动」该如何实践。毕竟,这并不是知识的认知,而是实实在在的一个属灵的践行,并不是三言两语就可以明白的。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自己买一本来看,并好好的祷告,让圣灵改变生命,并实实在在的行在这「向下的移动」中!

 

1:翻译文章来源为: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30805/18364533),而原文题为“Christians lose out to atheists for senior jobs as religious people areheld back from top positions”(http://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2383925/Christians-lose-atheists-senior-jobs-religious-people-held-positions.html

 

*本文转载自辜伟雄传道之部落格(https://koowaihung.wordpress.com/2013/08/07/「基督徒职场难上位?」——以《向下的移动》切/),蒙辜传道允准转载,仅此致谢。(本文抽取辜传道部分文章内容刊登,如欲观看全文,请到辜传道之部落格浏览)

 

(转载于家新季刊71期《下行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