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放下

——台湾家新执行长专访


受访◆马荣隆、匡惠萍  访谈/文字整理◆美心


「服侍不是必然的,也不是偶然的,因此我们越服侍越感恩。」这是马荣隆夫妇的心声。他们2006年参加恩爱夫妇营,2007年参加带领夫妇培训,7年后因着神的感动唿召,放下在台湾嘉义基督教医院前景一片看好的工作,加入台湾家新。这是怎样的一个过程,他们夫妇又是如何经歷神的呢?


马:马荣隆 匡:匡惠萍 编:编辑
 

马:回望开始全职服侍前的7年,是神在给我们预备,在我们不断地带领营会的过程中慢慢地感动、改变我们,也正因如此,让我们思考前路的时候会有不同的思维。
 

匡:在2012年一次营会的第三天的晨祷中,小马有很深的经歷,可能是看到学员夫妻的关系被翻转,也可能是为台湾家新的状况忧心难过,圣灵很大地作工,他泣不成声,第一节课的敬拜他都没办法带,我知道他是被上帝触摸到了,这是神的工作。那天带完营会,开车回家的路途中,他问我:「如果上帝要我们出来服侍,你愿意吗?」我想了一下就说「我愿意」。我知道神在预备我们。
 

马:根据台湾的劳工法,工作25年就可以退休,当时我算了一下,再过5年就可以退休了,孩子也毕业了,就可以去做神要我们做的工作。没想到过了一年多,神就把我们唿召出来。2014年1月知道原本的总干事提出请辞,我心里就触动了一下,这难道就是神预备的时间吗?太快了吧!但我觉得这份感动非常强烈,因此我们也寻求印证:第一个印证,这个感动不是单出于我们的,要理事长认为我们是人选,同工们也觉得我们适合。
 

匡:初时核心同工担心我们出来全职服侍是很大很难的决定,因可能付不起薪水会对不起我们。但我们在祷告时心里有平安,如果这是神的带领,我们就不会害怕。
 

马:第二个印证是能得到院长的祝福。这个非常不容易,因医院正要开始转型,院长原本希望我担当不一样的岗位。第三个印证是邱会长的认可。结果这三个印证都一一实现了。我们也让孩子们知道未来家里会有很不一样的规划。那时最小的孩子在念高三,另外两个都在念大学,他们也很支持,甚至愿意出去打工,为我们减轻一些经济压力。
 

酝酿了差不多三个月,最后我在4月1日的部门主管会议中提出,他们都吓了一跳,以爲主任在愚人节开这麽大的玩笑。匡匡那天接到好多电话,询问是不是真的。无独有偶,想起当初会长夫妇也正是在愚人节创立了家新。
 

编:其实当时一边是神的唿召,一边是升职机会,你心里会不会有争战呢?
 

马:本来院长希望我升往更高的管理职位。心里的确有争战,但还是有平安。神在我们心里放下的感动在这过程中非常重要,如果没有遵循这个感动,大概后面的日子我也没法安稳,一直会有缺憾在心里。是神的感动让我们相信祂,把过去这些小小的成就都放下,把自己归零,委身到家新的事工中。在经济方面的担忧,也曾让我晚上睡不着;可是第二天就经歷到什麽叫「出人意外的平安」。虽然有挣扎,但还是家新的这条路让我们更平安。同领域的人都无法理解我们的决定,认为我们「疯了」,更有不同的猜测。而我觉得就是人生下半场的开始,只不过我的下半场提早开始罢了。
 

匡:我本来就是全时间在医院里推动员工参加夫妇营,关心员工的婚姻家庭状况,所以对我来説只是把服务对象从医院扩大到台湾而已。转变比较大的还是小马。之前他做电脑方面的工作,非常理性,感性的部分不太看得到。经过家新的训练后,每次带营会就看到他里面真正的想法。我的主管也是家新的带领夫妇,他说看到小马在家新的服侍中「活过来了」。所以当他提出投入家新的全职服侍时,我毅然决然地说「我愿意」。
 

马:每次营会我都被神慢慢改变。「他使我的灵魂甦醒,为自己的名引导我走义路。」(诗23:3)我以前是石心,理性、硬邦邦的,神让我的石心变肉心,对人就比较敏感;当我心里充满了神的灵,就能够对学员的处境感同身受。我也比较容易感动流泪,连我自己都觉得很讶异,应该是神把这感动放在我心里,我才可以更深地去了解神、认识神,明白祂的心意。当你的石心变成肉心时,很多东西就愿意放下了。
 

编:那夫妻一起同工的时候有没有遇到很多挑战呢?
 

匡:长久以来他负责工作,我负责照顾三个小孩,并不会依赖他,所以变得很「强壮」,觉得我们不一定需要你。后来在家新成爲同工、带领夫妇以后,我们就一直在调整、磨合,学习互相配合。可是在一起工作的第一个月就非常痛苦,一直磨擦、冲突、争吵,因为我有很多的想法,他就说,「我以前叫别人做事都没有意见,你为什么那么有意见?」
 

马:那时我甚至对匡匡说,「我要fire(开除)你!」因为我觉得我们没办法同工!夫妻两个要24小时天天黏在一起同工真的很难!这个过程就好像我们在不同的阶段受到不同的操练,也让我更深地了解到,男人大多是目标导向的,而女人比较关系导向,所以很多看法都不一样。虽然很不容易,但服侍最美的地方也在这里,正因为丈夫和太太有不同的角度,事情就会做得比较完全,不会只侧重某方面。
 

我原本很刚硬,不愿意认错,都是指责对方多于自己反省,想尽办法撑自己的门面,觉得认错就是个失败者。其实这是一种罪。我们信仰的其中一个核心就是要认识罪、对罪敏感,因为罪带来关系的隔离。当人刚硬的时候,人跟人之间的和睦就没有办法成就。可能前一分钟两个人还如胶似漆,但因为不经意的一句话,两个人关系就明显远离了。这也是很多夫妻的写照,各自坚持己见,却非常痛苦。后来我们发现,当里面的罪发动的时候,就产生关系的隔离。我觉得制服罪最大的法宝,就像约翰一书里面所讲的:「我们若认自己的罪,神是信实的,是公义的,必要赦免我们的罪,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约一1:9)当我放下面子,愿意认错,就更深地看见自己的罪,也更认识自己。以前常因为一些事情两个人就不讲话、冷战,可能要花较长的时间和好;现在我比较愿意很快地认罪,否则真的是会很痛苦,关系也变得冰冷。
 

「身上常带着耶稣的死,使耶稣的生也显明在我们身上。」(林后4:10)家新做的是使人和睦的善工。很感恩我自己也在服侍中成长,对罪越来越敏感,也在家新学习把自己的软弱敞开。带营会的时候,上帝就用我们的软弱,来成就祂自己的事工。敞开是医治的开始,如果学员也愿意敞开,神的医治就会进来。我们不是光讲真理,而是要行出来,不仅是行在配偶的面前,也行在很多不认识的夫妇的面前。神就会在当中,做奇妙的工。
 

*************


两年多以来,马荣隆夫妇在一起同工的过程中,靠着祷告开办营会,因爲营会可以开办、因爲学员夫妇关系被神翻转,相拥而泣,向神献上感谢。他们说:「当我们学习放下的时候,就看到神用我们的『放下』,带来祂的力量,成就祂的事工,带来人的改变。若不是神的大能,我们怎么能做这样的事,感谢神藉着我们这个卑微的器皿,来成就祂自己的事工。」

(刊于家新季刊71期《下行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