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美」到「香」──「残」而不「废」

                                                                                                                                          竹君

「美」是透过眼睛来欣赏的;「香」是凭着鼻子去体会的。这是上帝创造给人类两个非常重要的
器官。对我来说,我差不多已经有五年的时间没有这两个器官的功能。我的眼睛已经完全看不见
了,我的鼻子也完全失去嗅觉,加上我左边的耳朵已完全听不见,所以从「美」国回流「香」港
,对我不是一个太难的选择,因为我已经没有了外面这些美不美、香不香、好不好看等这些条件
和需要。反而最重要的,是有人可以照顾我。所以在我们决定要来香港的时候,第一件最迫切的
事就是找佣人。我有一个老朋友,她有一个差不多九十岁的妈妈需要照顾,所以请了一个佣人每
天二十四小时照顾她。所以当我想到要请佣人的时候,我就打电话给这个老朋友,没想到她一听
到后就大叫:「哎呀!请佣人!这个我不能帮助你,太难找到好佣人的呀……!」那该找谁帮忙
呢?我只有祷告找上帝。我跟主耶稣说:「主啊,这个祢一定要帮我!」主就是听祷告的主。在
离美前两三个星期,有位姊妹告诉我一个好消息:她已为我在香港找了一个印尼的佣人,并且是
基督徒!

前年(2010年)8月25日我们到了香港,第二天还没有到中午她就来了。她不单只是基督徒,而
且年纪很轻,身体也很强壮,个性亦很好又忠心,办事很爽快。我们常常留下那些探望我的朋友
在家吃饭,她也乐意做饭给大家吃。这就是上帝为我所做的奇妙大事。

最近连续有两个星期,因清泰要离家外出服事,到主日我一个人就去不了教会。我就跟上帝祷告
:「主啊,我没有办法去聚会。『施』比受更为有福,每次都只是别人施予给我,聚会完之后带
我吃午餐,再送我回家,都是向我施恩,他们都是有福的人。求祢给我机会做一个『施』比受更
为有福的人!」

就在那个星期六,我去拜访邻居老太太的时候,发现她排行第六的女儿从美国来看她。因我没有
事先约她,所以也不敢逗留太久;只跟那个女儿聊了两句,我就问她:「妳信耶稣没有?」她表
示还未信,我马上就追问她要不要信。她还未及回答,就有电话来找她,结果我就失去了这个机
会。

那晚我睡不着时,就想起这位女士,一直为她祷告,说:「主啊,如果可以的话,请祢让她在回
美国之前就接受祢做她个人的救主!」

到了第二天早上,我也不知该不该再过去拜访她,因为她要回美国一定正忙着收拾行李,所以我
就一直为她祷告。祷告的时候,心里面还是有个感动,我应该去看她一下,说不定这是神给我最
后的机会。所以我就去换衣服,想要跑过去找她。当我在客厅穿鞋子的时候,突然有人叩门。一
开门,原来就是这位女士!她来看我,我就很奇怪,但也很感恩,她来看我比我去找她自然得多
了。谈了几句,她表示她今天要走了,我就问她:「那妳到底要不要信耶稣呢?」你猜她怎么说
?她说:「要!」我吓了一跳,心中好兴奋,因为要带一个人信主是多么的不容易,现在谈了还
不到三分钟,她就愿意信主。然后我就带她做了一个决志的祷告。祷告完后,我安静了几秒钟就
问她:「妳现在接受主了,耶稣住在妳里面,妳有什么感觉?」她说:「我感到很大的平安进到
我心里!」我好高兴,她真的信了主!她就是这样诚诚实实的接受耶稣做她的救主。正在这个时
候,又有人叩门,原来是她的弟弟,因为她的航班是十一点,她的弟弟催促她要走了,我就着她
留下联络电话及地址以便日后联络。

我心里好感恩,我早上不是向主求说:「主啊!求祢帮助我做一个施比受更为有福的人!」像我
这个瞎子,我不可能带人家去教会,也没法教主日学,根本无法参与教会的服侍!但是没想到上
帝就给我一个「施」的机会,从美国那么远的地方带领这位女士到我的客厅来,让我带领她信主
。可能很多人都能带她信主,但上帝就特别垂听我这个卑微的使女的祷告。上帝说:「妳早上不
是向我祷告,让你做一个『施』比受更为有福的人吗?妳觉得妳自己根本没有『施』的条件,现
在妳不单『施』了,而且『施』的是一个送出去却永远不会失去的生命!」

我真是从心底感谢主,赞美主垂听我的祷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