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行                                             
                                                                                                                               方何小燕

2008年512四川的汶川大地震后,我心里燃起一个渴望,要到灾区现场,运用自己的知识为倖存伤者
的復康付上微力。我是个职业治疗师(国内称作业治疗师),是通过特设的活动、辅助器具或改造环境
來使伤病者尽早重建他们在工作、社会和家庭上的功能。我渴望能服侍受灾者,我把这心愿祷告 神,
祂答允我所求。

我参加了灾后的医疗短宣工作,在2008至2009年间先后到四川重灾区五次。
第一次到灾区时为2008年8月份,已过了救急扶危的紧急期,重建工作却还未开展,灾民在灾难带来
的巨大创伤中喘息。我所到之处满目疮痍,沿车路看出去是无数倒塌了的房屋,路边是住有灾民的帐
篷或板间房。在受灾严重的地方路面还见裂缝和山上滚下来的大石,本来秀丽的青山被震得好像一个
个大沙堆,上面的房屋村落被覆盖,本来蜿蜒的河流中浮着被震下水的房子。到北川的一所中学时,
眼前是两座下陷地底的教学楼,颓援败瓦中满佈学生的书簿、鞋履。再走到北川县城,城被封了,我
从入口高处俯视整个给震碎了的城市。这一切景象提示我很多生命曾在这些地方逊间消逝,我深感死
亡的残酷与真实。

我听过很多灾民的故事。一位从外省回家乡渡假的大学生在北川中学废堆前向我忆述,他5.12当日在
倒塌的学校帮忙抢救孩子,当时他听见到处都有唿救的声音,到场的人都顾不了自身安危,把发现的
学生挖出来,排满空地。可惜很多都等不及救治已失去年轻的生命。在探访北川的临时医院时,一位
医生述说他的故事。他和妻子都是在北川县城医院的医生,出事当刻他正驾车县城的路上,车给震下
来的建筑物压着,他庆幸爬了出来,跑去医院,整座医院塌了,埋着很多同事,包括他妻子。医生低
诉着他的经歷时,遥指废墟中隐约可见的楼房,告诉我那就是迅间变成了墓冢的医院…….听着这些故事,无语问苍天的悲凉涌上心头,叫我无言泪下。

面对如此山崩地裂的天灾,造成数以万计的人丧失生命,带来倖存家人长久的悲痛,我感到自己对人
世苦难是无知的,想不出任何理由去解说。深深感受在天灾中人是很渺少。我向山举目,不期然问﹕
「他们的帮助可以从何而来呢﹖」上主在我多次四川行中给我回话。

医疗队在灾区教会的临时帐篷中帮忙义诊,也有到受灾的居民中探访,不少当地信徒来慇勤帮忙,其
实他们也是灾民,但信靠上主的心叫他们甘心服侍,为医疗队当翻译、当跑腿、当厨师、当响导等,
为要使更多人得帮助。很多的伤病者及灾民都因我们的到临和服侍而受安慰,他们都说﹕「你们老远
地来看我们,我们不会放弃。」我心有愧,因为我们所作的实在有限;我心感恩,因为是耶稣的爱才
叫我们相遇。

有一次探访一个信徒家庭,屋子一半被震塌了,一家人挤在小空间居住,和他们倾谈及唱诗,深深感
受他们感恩之心,喜乐之情。我们在探访中不单看病,也为灾民祷告,并将耶稣的爱告诉未认识福音
的人,这是何等难得的机会。有一次探访一位28岁年青人,因为地震,教会才发现这位年青人,他极
需帮助。他大半身瘫痪,独居在小房子中有8年,整天卧在床上过活,卫生情况很差,双脚被厚厚的
死皮裹着,只用电脑与外间接触。我们提供医护復康服务,当地教会为他添置被舖衣物。我和他传福
音,他抗拒宗教信仰,但他很希冀我们爱心的来源,香港的医疗队几次探访后,有一天我收到他的电
邮,他告诉我他找到生命的意义,人生是有盼望的,因他信了耶稣。

2012年我再到已重建的灾区,眼前一片新景象,新房子、新县城,伤者已康復,教会多了信徒。一切
在重新开始,但我发现人心内的创伤未愈。我遇上一位年青导游,她在地震中失去了至亲的祖母,她
忆述当年的不幸时仍然泪如雨下,她说祖母被埋瓦砾的情景此生也不能忘记,她感到生命是无常、无
意义。当下有医疗队的牧者将福音传给她,向她展示上帝的爱,耶稣復活带来的盼望,她觉得圣经的
信息很有意思,向牧师要了一本,她说会回家细读。

大山可以挪开、小山可以迁移,但主的慈爱没有离开。我未能解开灾难之谜,但我相信上主有慈悲怜
悯,他差不同使者到受苦之处,传递祂的安慰与恩慈,主救赎的爱,祂復活的盼望使人有勇气走过苦
难。「他们的帮助可以从何而来呢﹖」我体会帮助是从造天地的上主而来,从胜过死亡的耶稣基督而
来;地动山摇之时,主的慈爱仍在,生离死别之际,主復活的盼望乃是曙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