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互动化负为正   竹君(我的心路歷程之四 )
 
        怎么样的丈夫造成怎么样的妻子,怎么样的妻子也造成怎么样的丈夫。在生活上很多彼此的接触就让夫妻一起成长。化负为正是一个很好的观念,但不是一件容易做的事情。
 
        我记得大女儿第一次作月子,她就住在我家。我说我尽量帮忙做,我也不是很会,那段时间就像一个菲律宾女佣,整天煮、炖,弄吃的,她在我家住了一、两个礼拜。有一天,有一个从臺湾来的小留学生的大学同学来看她,那阵她刚好被解雇了,所以没事,早上十点多就来了,一直陪着产妇聊天,我就在厨房里忙着烧啊!洗啊!那时候大儿子也住在家里,二十三、四岁,他说:「我可以帮你洗碗,但不是每餐洗,我有好多事情要做,所以你把碗堆在那里,我一起洗。一天只洗一次。」多少的碗他都可以洗,因为他动作很快,一下子就洗好了。但对于我这个做厨房的妈妈就很为难,看见水槽里的全是碗,就很难洗菜了。正在犹疑之间,那个小留学生就来和我说:「邱妈妈,要不要我来帮你洗碗?」我听了就好高兴,说:「好哇!」我的女儿就很不高兴,私下跟我说:「妈,你为什么叫人家洗碗?」我说:「我没有呀,是她自愿要来帮忙的。你不要她洗,我就马上叫她不要洗了。」她又说:「叫了就算了。」我心里就很纳闷,你说我做得不对,我就不做,你又说让她做,好像我犯了很大的错。后来爸爸回来了,我就问他,这件事到底是我做错了吗?是她自愿要洗的,但女儿又好像很不高兴。她说:「人家只是说说而已,你知道臺湾来的,只是客套一下,你怎么马上就叫人家洗?」我心里想,这个小留学生,十三、四岁就来了,怎么会甚么客套呢?她应该是很真实的嘛,而且又是基督徒,这是我很单纯,很直接的想法。所以在这点上我们就没有共识,气氛弄得不太好。后来这个女孩就离开了,因为女儿说,在她家里,她从来不叫人洗碗的,但这个是我的家,朋友又是她的朋友。我想,为什么会有很多的婆媳问题,就是这些小事情搞的,我们是母女,又都是基督徒,这种事情我们都不知道怎么处理,就只好和爸爸说。清泰对女儿说:「你好像很在意你朋友的感觉,却没有在乎你妈妈的感觉,她一天要做三餐,碗又没有人洗,而你朋友身体力壮,是她自己提出来要洗,你为什么要在意呢?」他就这样责备了她,我先生很少责备她,都是很爱她的,所以他一讲,女儿就哭了。她说,她今天就搬回家好了。事情就搞得很大。过了一阵子,我就去客厅找她,和她说:「很对不起,这是你的朋友,我又叫她洗碗,我和你说对不起。」我心想,我这个妈妈从宝座上下来了,和女儿说对不起,也许她也会说对不起,想不到她说:「That’s all right」,意思就是说:「算了吧!」后来清泰就和我说:「照你以前的脾气,你就会受不了,可能你会骂她一顿,因为你现在都在付出,想不到她是这样的回应。」我觉得也没什么,只和她说了声对不起,很多负面的东西就消失了,就变成正面的,她也愿意住下来
 
       我觉得真的是主耶稣在我心里,赐给我的力量,我才能跟她道歉,如果没有主耶稣的帮助,真的很难做到。特别在那段时间,我正在学习谦卑的功课,所以我就把握每个机会,也让老我下来,操练自己谦卑
 
谦卑求教 突破成长
 
       记得有一年暑假,我要去另一处地方参加退修会,我就和女儿说:「妈妈很想去那里,有一段安静的时间,也看看上帝在我身上还有什么事情要光照我的,还需要进步的,你认识妈妈三十几年,好不好你把妈妈的缺点都写下来,让我带着这张纸可以安静反省?」她是一个心理谘询师,和她爸爸一样,观察入微,怕我可能受不了,她就说:「妈妈,这样不好吧?都写你的缺点。」我说:「不是你自己要写的,是我要求你告诉我的,所以请你回去想一想。」之后她回来就给了我三大张纸,九大点。里面有一些我看了也不是很认同,但我心想,既然是自己要求人家写,就不应该去否认那些自己认为不对的。她也很坦然的写着:「这只是我的感觉,并不一定是完全对的。」不过,这九大点里,对于我的生命成长带来很大的帮助。我觉得成长有两种,一种是上帝给你机会去成长,祂让一些事情发生在我们的身上,例如有病患,或丈夫有外遇,这些都不是你所愿意的。另一种是你可以主动的成长,主动的自己愿意谦卑下来,找着一些身边关心你的人,特别是你的至爱,邀请他们为你开列一帖改造生命的良方,细心聆听他们的心底话,我相信在你的性格上会有一些突破
 (全文完)    
(文章节录自竹君07年在上海带领聚会时的部份信息)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