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有时轻于鸿毛
陆锡璁加拿大分会总干事



十三天前,太太从牙医诊所带回一个坏消息——牙医在她腔壁发现异样,是疑似口腔癌的病癥。

数週之前,她在自己的转字头生日会中才分享到生命已是中站,往后的日子都是倒数了,要好好去数算珍惜。心中一直筹算的,还有数十年的光阴我们仍可一同欢度,谁想到一个普通的日子里,竟带来满天阴霾。

还来不及反应,口腔癌专科医生的会诊日期己定下来,不是预期中的订于三五个月之后,而是两天之后的正午。安排来得那样的急,心中不是感恩,而是惧怕。记得当天早上去见专科前,我俩罕有地相约共进早餐,我们肩并肩坐着慢慢的吃,心中想着原来能够一同吃早餐也不是必然的事——因着生命,有时轻于鸿毛。发现了原来现实的日子与我们的数算方法可能有很大的差别,这个差别可能比想像中大得更吓人。我整个早上依偎在太太的身旁,直到她走进医生的房间里;当我单独在外等候时,用了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分散心神,免得在候诊处坐立不安。原来在危急时候,还是如此软弱无助,只有不住为她祝福祷告,求主可怜,再多给我们数十年,给我机会多爱太太,少为己活;暗地在心里很后悔过去的牛脾气,对她的不耐烦,粗声大气。太太所要的是多聊天,一同做运动,常常一起祷读,我以后还有机会吗?原来,这样的机会都不是必然的。

经过诊断结果,医生未有发现癌细胞的迹象,而详细报告则有待验血结果,暂时要留心的是因免疫系统的毛病而令口腔出现溃烂的问题。心中松了一口气,但仍留下了对生命的唏嘘。毕竟,有时生命轻于鸿毛。

这样,又过了八天,就是三天前的晚上,与一位大学时期的姊妹重聚。相隔了已是二十七年,谈的都是陈年往事,当年大家年轻,如今已是岁月留痕;今日一聚,更是不知何日重逢。人生本欲过得轻松烂漫,却总是来去如风,岁月怱怱,当年我们是校园相聚,如今一瞬间连孩子辈都大学毕业了,谁说得上日子是怎样过去。畅谈间,到了晚上约九时,妹妹忽然来电:「大哥,你可以来一下吗?」她呜咽着说:「孩子不行了。」「吓?谁?!」她说了老四的名字。

赶在路上,心情从未如此慌张,一直未能相信,只盼望是自己听错。赶到妹妹屋前,一看佈满都是警察,心知不妙。走进屋内,耳中听到的是妹妹及妹夫嚎啕大哭,眼见一房子的警察以及提着工具袋正打算离去的救护人员,事情已成定局,小外甥返魂乏术,已经离世。满桌子的杯盘狼藉,厨房躺着一个已切开一半的西瓜,地上一如往常都是三个小外甥的玩具。一个平凡的晚上,来不及逃不过突然而来的噩耗。才七个月大,十分健康快乐的小婴孩突然毫无先兆死亡,一切都不像是真的。想不起最后一次抱他是甚么时候,一直怕他软软的身体及那超多的口水,如今再也没有机会,是一个永远的遗憾!走到用白布包裹着的尸体面前,按手在他的前额,给我的小外甥送上最后的祝福,是我唯一可以为他做的。从他额上传到我手心冷却了的体温至今依然徘徊在我心间不散。还以为不久将来可以看见他和他的三个哥哥在草地上奔跑玩乐,他却连第一步路也未有机会行走。当机会不再的时候,原来走一步、摔一跤、吵一架也是生命中很可爱的事情。与太太回到家里相拥着良久不放,心中非常的痛、非常的激动——为何生命有时候可以轻于鸿毛?就是如此,我们才学会珍惜、珍重、宝贝。

生命的意义在乎有多大的成就?不要逗我发笑罢!事业、事奉、家庭、婚姻关系、与神亲近的优先次序不再一样了。三个小外甥依旧是吵得要命,不知为何,现在觉得一点也不厌烦,甚至有点想听到他们吵闹的声音,被他们缠着不放的感觉变得良好。

忽然有感,那位一别廿多年的朋友,虽然当年交情并不怎样,重聚亦觉甚欢,正因大家都体会到重遇并非侥倖;想起当年没说再见,一别廿多年,今次又因当晚收到妹妹的急电离去,竟也是没说再见。原来,生命中说再见,以及再见的机会都非必然。

正因生命有时轻于鸿毛,所以检视生命变得重要。每个人的生活老是像上了发条般地过日子,实在不是办法,总要停下来,重新整顿,才不让生命在一团忙乱中白过,才不浪费了一些宝贵的关系和机会。

加拿大家新在2009年将于各区举办夫妇静修营,让我们一同停下来,在生命的主面前检视自己未来,等候他的同在,来洗涤我们的心灵,更新我们的内心,好使可以轻于鸿毛的生命变成珍重。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