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园惊梦陆锡璁

看罢白先勇的「孽子」,哗!怎么有这种的文字、这种的故事!白崇禧将军之子,不也该是有着大刀阔斧将门之后的气盖吗?为了文字中的异色而把其余的着作读完,先是「台北人」、「金大班的最后一夜」、「玉卿嫂」、「谪仙记」,然后就是「游园惊梦」。当时的我约是「寂寞的十七岁」,世情似懂非懂,却一脚踏进了文字中非一般的世界里。


故事里的主角钱将军夫人红杏出墙,却被亲妹子横刀夺爱,在某宴会上应邀表演一曲「游园惊梦」时,勾起了憾事而哑了嗓子,只是往事如梦,虽则事过景迁,感伤中歷歷如现。


是的,「游园惊梦」也是一齣崑曲,是当年梅兰芳的名剧,剧本「牡丹亭」创作于1598年明朝年间,与「紫钗记」、「南柯记」、「邯郸记」合称「玉茗堂四梦」。此剧作原名「还魂记」,故事主角杜丽娘少女思春,在梦中与型男书生相恋,醒后相思成疾,郁郁而终,三年后,书生柳梦梅赴京科举途中巧获杜氏画像,惊为天人,杜丽娘梦中前来相会,后几经波折,杜氏重返人间,有情人终成眷属。早在廸士尼童话世界之前数百年,我们中国在封建社会之下,已有着如斯浪漫的情怀,只是其中总带点诡异的气息。


「游园惊梦」也是电影,2001年由杨凡操刀,说的是另一个女同性恋的故事。「游园惊梦」又是两首不同年代的流行曲,先是郭富城的粤语歌,借了名字,而非有名着之实;后来又有了张语倢的版本,这才是真正牡丹亭的现代曲目。


说到「游园」,想起最近黄石公园之游。从温哥华要开车十六小时才能抵踄,本来就认为公园只是花呀、树呀之类的杂烩一品窝,没有甚么看头,只是父亲对黄石一往情深,两年来一直期盼,所以是为圆其梦而起行。谁料黄石果然名不虚传,全球合共三百多个间歇泉(Geyser),有三份之一尽在此间,远处看来,四面云烟,一切皆在虚无飘渺间,看不尽的温泉(Hot Springs)与泥浆水池(Mud Pot)色彩斑斓美艷,山林间无数的悬崖及瀑布,让溪涧与急流在其间串连,山野草原成千上百的水牛、灰狼、大角羊到处闲荡,一不留神竟堵住车道上来了。


惊嘆中我迷惑了,这不犹如天堂间的善美么?一切都那样和谐而安详,恬静而活泼,生命的美淋漓尽致活现在此山中,每拐一个弯、每停一个站都是一幅全新的图画,都是一个意外的惊奇。黄昏里我看到了一群麋鹿列着队走回林中,这里活在平安喜乐中,山野间一切竟井井有条,惟一协调不上的便是我们这群人类,我们横的横、竖的竖、黑的黑、白的白,自以为是的是、非的非。看着尽入眼帘的美景美物,心中赞美的是天父无边的创造力,忽然觉悟到怎么都是抽象的形象和线条?过去不入我眼(也看不顺眼)的就是过份抽象的创作,如今教我惊艷的竟也正是抽象的奇观,照相机拍下来一张又一张的,回来后仔细看了一遍又一遍。反思的是到底写实的是在写实,还是抽象的是真正的写实,到底自以为是对的,是否真正的对的?上帝的秩序是否真的可以完全体会理解?配偶与自己不同时,是否能简单地以对错来分辨清楚?


回首一看,我和太太在家新一同服侍已有十年了,每次备课带营都是一番争扎,一向都以自己用的模式预备,而太太则以龟速进行,常常呆在一旁等候着下一步的进程时,心中老是在唠叨着:「时间不是这样用的。」到底时间该是如何用法?上帝才知道,然而自以为是聪明,反成了愚拙的,在许多婚姻中的冲突上屡见一班。


「游园惊梦」是甚么?有人说是一齣电影,有人说是古代的名曲,有人说是白先勇的着作,也有人说是近期家新的文章。到底谁是谁非?这是单在事实的层次,事情还好说,要是论到杨凡的「游园惊梦」是甚么样一套电影,有人说:「好!」有人说:「烂!你的口味也真烂!」负面情绪便勾起来了,红灯亮起,争吵的功架立时候备。


明日是我们的结婚十六週年,吵过的架自然不少,可能也因经验不浅,上帝为我们安排了一场讲座,分享十六年来的冲突心得,总结一下过去的歷炼,也算是个特别的庆祝,预备了一段时候,我俩都有着相同的为难,要在一个多小时间搅定这一个题目,实是Mission Impossible。因为「解决问题」绝不是窍门,只是当中夹杂了自尊受伤,已落入了感受的层面,正因如此,沟通正造成了断层,无法正常交往,只有自持己见。
家新的恩爱夫妇营三天两夜间正好把这种经年迷塞的断层接连,也叫上帝创世以来的平安和谐合一,缔造出一个更新的夫妇关系,不单像黄石公园中的美态,更似当日伊甸园中的景象。



[[list]]